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维摩诘

维摩诘——《问鼎》

[复制链接]
幻彩圣代 发表于 2006-6-17 15: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偶要签名的纪念版 :cool:
海阔天空 发表于 2006-6-17 17: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幻彩圣代]偶要签名的纪念版 :cool:[/quote]
在偶后面排着去 ;)
随风流浪的云 发表于 2006-6-17 19: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排在空空后面,等着签名.
林妹妹1025 发表于 2006-6-17 20: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我的份么?
我看得比你们都快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7 20: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海阔天空]维弟有没有出版的打算呢?[/quote]

这是写作的最大愿望,我想每个作者都会想。 我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我听说“武侠”类(除非非常好)的很难找到出版社,我也没什么路子,所以估计很难(大家的签名纪念版怕是要落空了),而且现在也没完成,不好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大家能帮我推荐一下,拜托拜托了……
yayaya 发表于 2006-6-17 22: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维摩诘斑斑的问鼎能一炮打响!支持!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7 23: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以上所有人,继续更新……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7 23: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章 相府夜宴






      乐毅、后一书和琉烟三人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一到蓟城,便能见到燕昭王,并且受到如此礼遇,更想不到燕昭王这般礼贤下士,心中更是感激昭王的知遇之恩,不觉燃起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豪情。
      燕昭王又问起乐毅此次赴燕的际遇,乐毅便把这一路的经历一一向燕昭王禀告,燕昭王听到赵墨的连番迫害,不禁感慨叹道:“想不到寡人一番相邀,竟为乐卿家招来横祸,寡人真是过意不去。不过乐卿家大可放心,只要有寡人在,赵墨绝不敢在燕国动你一根汗毛。……”
      厅中各人正谈得兴起,却听屋外传来一阵少女银铃般的笑声:“父王,父王,快来看我今天打猎的收获,我射中了一只雄鹰呢。……”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着一个红色的倩影闪进大厅。乐毅抬头一看,恰好与那少女四目相对,却发现原来是今日在大街上巧遇的少女,不禁愕然。
      那少女原本兴冲冲地想向燕昭王炫耀自己打猎的成果,蓦然发现乐毅等人在场,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转过头来,一双机灵的大眼睛探询地望了望一旁的郭隗,像是在询问郭隗有没有将自己今天在街上的“精彩表演”告诉父王燕昭王。郭隗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依然神秘地微微一笑道:“几位还不认识吧!让我来为几位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大王最为疼爱的女儿娉婷公主,这位是老夫上次对公主提过的乐毅乐将军,这位是后兄弟,这位是范姑娘。”
      娉婷公主见郭隗为她隐瞒了今早街上之事,当下放心,胆子也大了起来。转身对乐毅不怀好意地一笑道:“乐将军一路跋涉辛苦,想必不会有什么‘奇遇’吧?”
      乐毅当然明白她的言外之意是让他不要提纵马之事,他原本也有替她隐瞒之意,但是见娉婷公主语气古灵精怪,有意气她一气,便道:“谢过公主关心,属下蒙大王相邀,一路谨慎,自然不会‘马失前蹄’,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奇遇。”
      在场除燕昭王外,其他各人都明白他在揭娉婷公主的短,心中暗笑,琉烟更是差点笑出声来。娉婷公主虽心中有气,却又不好发作,只好偷偷瞪了乐毅几眼。
      燕昭王虽不明内情,却也看出其中有异,对娉婷公主道:“婷儿不会又闯了什么祸吧?”
      娉婷连忙应道:“不会不会不会,婷儿今日出门只是打猎,还射下一只雄鹰,怎会闯出祸来呢?”
      “没有闯祸最好,你如果再惹是生非,下次寡人便不再带你出宫了。”
      娉婷一听,拉着燕昭王的手,不高兴地噘着嘴说:“瞧父王说的,让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婷儿好像只会惹事一般。”说完还偷偷地瞄了乐毅一眼。
      燕昭王哈哈一笑,“好啦好啦,是父王说得不对,婷儿偶尔还是很乖的。那也该乖乖地跟我回宫了吧。”说完又对郭隗言道,“乐将军一路辛苦,就由郭先生替寡人好好招待一番。”
      众人于是起身齐声言道:“恭送大王。”

      送走燕昭王之后,郭隗正安排着乐毅等人的居宿,便有下人来报,说相国姬临命人送来请柬,邀请乐将军晚上前往相府赴宴,说是为乐将军接风洗尘。
      众人接过拜帖,不禁眉头大皱。后一书奇怪地说:“想不到姬临消息如此灵通,大哥一到蓟城,他便找上门来,看来一定不安好心。”
      郭隗也是眉头紧皱,略一沉吟道:“姬临在蓟城耳目众多,他能得知消息并不足为奇。只是他把帖子送至舍下,却指名只宴请乐将军一人,显然是不想老夫在场。此人对大王一直心存不满,仗着自己是护国老臣,身居要位,又有几位兵部将领支持,便屡屡擅作主张,违背大王旨意,气焰嚣张,居心叵测。但因为他手握兵权,位高权重,大王一时也奈何不了他。此次大王盛意邀请乐将军离魏赴燕,便是希望乐将军能为燕国军部建功立业,重掌兵部大权,不让姬临在兵部只手遮天。姬临此次名为宴请,实则想要拉拢乐将军。所谓‘宴无好宴’,只是不知乐将军如何看待呢?”
      乐毅见郭隗如此坦诚相告,又似有试探之意,知道是该自己表明立场的时候,便慷慨言道:“乐某虽力微才拙,却也能是非分明。大王乃当世明主,又对乐某有知遇之恩,乐某自当粉身碎骨,以报大王恩德。更何况姬临身为人臣,却不知为国尽忠,如此乱臣贼子,岂非人人得而诛之。再者他与我二弟、师妹有不共戴天之仇,于公于私,乐某都必定与他划清界限,又岂会与之同流合污。”
      郭隗大喜道:“若是大王听到乐将军此番言语,必为乐将军的一片忠心所感。老夫只是担心姬临会因此对将军不利。”
      后一书连忙插嘴道:“大哥此番仍是以魏国使者的身份来到燕国,姬临虽穷凶极恶,谅也不敢对大哥如何!”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姬临若是堂堂正正,倒也无妨;但此人老奸巨猾,心狠手辣,老夫担心他会暗施毒手,到时便防不胜防了。”郭隗还是不无担忧地说。
      “可他既然送来拜帖,我们也不能当面拒绝。唯今之计,只有见机行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乐毅想了一想道。
      “当前还不是与姬临正面冲突之时,老夫希望将军能够以大局为重,尽量避其锋芒,不与他正面交锋。”
      “那岂不是要我们处处忍让,继续由他为所欲为。”后一书忍不住说道。
      “姬临罪恶滔天,杀了他便是为民除害,难道我们还要再任他为非作歹吗?”琉烟也附和着说。
      乐毅连忙劝说道:“郭先生之言有理。二弟、烟妹报仇心切,恨不得马上手刃仇人,大哥明白。可是当前并非我们报仇的最好时机,烟妹便让这恶贼再苟活几天吧,只要时机一到,二弟之仇便是大哥之仇,大哥即使拼了命,也会助二弟一臂之力的。”
      郭隗也道:“正是正是,何况姬临手下高手云集,能人众多,我们也不宜冒险行事。”
      后一书和琉烟虽心有不甘,却也觉得两位说得有理,只得点头答应。
      乐毅这才放下心来,想了想道:“刚才郭先生说到姬临手下能人,不知能否为乐某详细说来呢?”
      郭隗点点头道:“不知将军是否记得今早与娉婷公主一同狩猎的年轻公子?将军认为此人功夫如何?”
      “此人手上力道刚强,收放自如,必是箭法高明。难道他是……”
      “将军果然好眼力,一眼便看出对方底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姬临之子姬扬。只是此人不仅箭术高明,剑法更是胜人一筹,而且骁勇善战,在燕国已是少逢敌手,乃是姬临手下最为得力的帮凶。他曾借试剑切磋之名,已先后杀了我手下三名得力剑手,乐将军可要小心他故技重施啊。”
      乐毅一听不禁大皱眉头,后一书却不以为意地道:“郭先生是否过于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郭隗却摇摇头说:“除此之外,姬临手下门客众多,其中自然不乏各地剑术好手。总之今晚各位万事小心为妙。”郭隗说完,出门向下人交代了一番,不一会儿,便有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只见此人四十出头,身材高瘦,两眼细小,却予人以精明能干的感觉。
      郭隗指着这名中年男子道:“这位张魁是老夫府里总管,对蓟城情况极为熟悉,今晚便由他陪将军到相府赴宴吧。”乐毅正担心自己人地生疏,对郭隗的周全考虑很是感激,连说“有劳”。后一书和琉烟也纷纷要求同去,乐毅本不愿让琉烟同行,但经不住琉烟一再恳求,又觉得她剑法不弱,足以自保,也就点头同意。但又觉得她以女身出现,终是不便,后一书便提议让琉烟女扮男装,大家都一致点头。
      于是,上灯时分,乐毅、后一书和身着男装的琉烟便在张魁的陪同下,带着十八精骑,前往姬临府上赴宴。
独上西楼 发表于 2006-6-18 12: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坚持下来,争取出版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8 20: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虚与委蛇






      蓟城的夜晚笼罩着一丝迷离,大街上少了白天的熙熙攘攘,却多了两排摇曳的街灯,把琉璃河照得波光鳞鳞;一弯倾斜的残月,衬着漆黑的高墙,又撒播着清冷的光辉。冷与热的交集,正如这古老的都城,平静中透着动荡的危机,苍老中又显露出几分生机。
      夜凉如水,几丝夜风吹动了车门挂着的一串铜铃,铛铛作响。偶尔一队巡逻的士兵走过,看到乐毅车前挂着郭府的灯笼,识趣地远远退避一旁。车轮马蹄之声击碎了夜的沉静,敲击着车上各人的心扉,气氛也随着马车的进程而渐渐显得凝重。幸亏一路上有张魁不断地为他们介绍着蓟城以及相府的各种情况,各人心中才稍稍安定下来,同时做好了迎接一切的准备。
      随着一阵喧闹声响起,马车已到达相府门口,早有下人前去通报。后一书抬眼观望,见姬府依山而建,外表气势恢弘,比后家堡更是大了好几倍,与其说是一座府邸,倒不如说是一座小城堡。门口灯火通明处,已有几辆马车停靠在一旁,显然是早有其他客人来到。
      后一书和乐毅对望了一眼,彼此点点头,虽不知今晚会发生什么事情,却知道该面对的终是躲不开,与其逃避,不如坦然面对。
      不一会儿,相府府门大开,一名年过五十,身着高贵华服,头戴珍珠高冠的男子,满脸堆笑地走出来道:“哈哈,乐将军远道而来,屈尊寒舍,真乃我大燕之福,姬临之幸啊!”
      乐毅见姬临先声夺人,也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还礼道:“岂敢岂敢,乐毅何幸,竟劳相爷亲自相迎,真叫乐某愧不敢当。”
      双方一阵寒暄之时,后一书趁机打量起眼前这个不共戴天的大仇人,只见姬临已年过半百,却皮肤白皙,身材肥胖,显然一副养尊处优,酒色过度之态,但一对虎眼却深沉而透着精光,予人以深不可测,城府极高的感觉。
      姬临两眼一扫,见乐毅身边不过寥寥数人,又哈哈一笑,对着一旁的张魁说:“这位不是郭府的张总管吗!郭先生近来可好?为何不一同赏脸光临呢?”张魁心中暗骂道:“好你个老狐狸,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但嘴上还是客气地说:“先生尚有要事在身,故此只命小人陪同乐将军前来,还请相爷海涵。”姬临见张魁的回答给足了他面子,甚是高兴,便领着乐毅等人进了相府,来到一处大厅。
      厅堂早已是灯火照耀如同白日,人声鼎沸。几名官员打扮之人,正三三两两围坐而聊,见姬临到来,都纷纷起身恭立,显然对姬临很是恭敬。
      姬临挥挥手,示意各人无需拘礼,便为众人作了介绍。乐毅听得其中有当朝几位文官,还有几位兵部将领以及一些名绅富贾。众人一听乐毅到来,显然也是早有耳闻,都客气地表示欢迎,但也有个别将领表现冷淡,甚至投来不屑的眼光,乐毅都不以为意,朝在场众人微微一揖,算是行了见面之礼。
      姬临走到厅中主席坐下,再次把手一扬,便有一批侍女领着众人分两旁入座,乐毅是今晚主客,被安排在右边首座,后一书和琉烟以家将身份坐在乐毅身后,其他各人也依次而坐,奇怪的是左边首座却是空的,无人就座。
      众人方才坐定,忽听厅外门官高声唱道:“孤竹侯驾到。”乐毅这才醒悟,原来是有公子冉来到,难怪姬临会虚席相迎,但又想公子冉既是受姬临之邀来到蓟城的,那么在此出现也便不足为奇了,只是不知两人究竟是何关系。于是乎众人又忙不迭地起身见礼,后一书不禁眉头一皱,对这种官场的客套场面大感厌恶,好在乐毅早已见惯,自有他的一套应付之道。
      只见这孤竹侯年近四十,一身深蓝金纹服饰,满身珠光熠熠,帽冠上插着几杆鸟羽簪缨,走路时鸟羽趾高气扬地前后摇动,显出主人不可一世的神态。公子冉径自走到左边首席就座,方才朝众人摆摆手道:“诸位免礼。”
      乐毅本想看看当今大王的亲弟弟有何过人之处,但见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不觉大感失望。又见公子冉正上下打量着自己,面现不满之色,显是对姬临安排乐毅与他对面而坐不太满意。乐毅更是觉得此人气量极小,难成气候。
      倒是姬临依旧笑吟吟地招呼众人,为众人敬酒,又令一帮美貌侍女不断替众人斟酒劝酒,美酒美色当前,厅中气氛当即变得轻松而融洽。公子冉更是毫不客气,左拥右抱,言语轻浮,喷着酒气对姬临道:“姬相可真有本事啊!不知从哪弄来这么一批绝色美女呢?”
      姬临哈哈一笑,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把身边一名少女拥入怀里,对公子冉道:“这些是韩国刚刚派人送来的歌姬,如果侯爷喜欢,我即刻命人把她俩送到府上去。”公子冉自然不会客气,得意洋洋地谢过姬临,回头望着只顾喝酒的乐毅,不阴不阳地说:“乐将军为何一味饮酒?是否对姬相安排歌姬有所不满呢?”姬临也附和着说:“乐将军若是对身边这两名韩国歌姬不满意,本相可以为乐将军换上两名魏国的美姬,再挑选两名送到将军居所去。这才叫宾至如归啊!哈哈!”
      乐毅一听连忙制止道:“相爷言重了。相爷对乐某如此厚待,乐某又岂会有不满之理呢?只是所谓‘无功不受禄’,乐某蒙相爷设宴款待,已是荣幸之至,哪敢再有所求呢?”言下之意似暗讽公子冉“无功”而“受禄”,其实乐毅为人一向正直,虽身在官场,却对官场中这种视女性如玩物,肆意呷玩赠送之风深感厌恶,自然不会与他们为伍,更何况姬临如此当面送礼,自己若是接受了,无异于承认自己是姬临一党之人,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因此才出言回绝。
      姬临见乐毅不肯接受馈赠,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又回复了原来的笑脸,道:“本相听闻乐将军乃赵国名将乐羊之后,后来弃赵投魏,如今又离魏赴燕,不知将军对三国有何看法呢?”众人听姬临此言绵里藏针,表明上是询问乐毅对赵、魏、燕三国的看法,实则暗指乐毅未能对一个国家尽忠,问题甚为棘手,便都想看看乐毅如何应对,纷纷放下酒杯,侧耳聆听。公子冉因刚才乐毅出言相讽,本就对乐毅甚为不满,此时自是洋洋自得地盯着乐毅,想看他如何出丑。
      乐毅没有料到姬临会如此开门见山地问,心中微愣,却很快镇定下来,知道姬临开始在考验自己有没有招揽的价值,便不慌不忙地道:“古人有云‘男儿志在四方’,又道‘良禽择木而栖’,乐某遍游各国,便是想寻找一展平生夙愿之地。赵国自沙丘之乱以来,局势动荡,国力渐衰;魏王空有一无忌公子而不用,君臣互相猜忌,终非乐某所求。而我王自继位以来,国运昌盛,又有姬相辅助朝政,百姓殷富,天下归心。凡有志之士,必如百鸟之朝凤,百川之朝海,虽万里而心所向。乐某不才,但愿粉身碎骨,以报大王、姬相知遇之恩。”乐毅谨记着郭隗不要和姬临反目的嘱咐,虽没有刻意奉承,却已说得姬临心花怒放。
      姬临不禁又是哈哈大笑道:“好一句‘良禽择木而栖’,将军果然是识时务、明事理。来!本相再敬将军一杯。”说完引杯一饮而尽。
      公子冉见乐毅并未如自己所愿,反更受姬临看重,心中更是不悦,冷冷地道:“乐将军既然自比‘良禽’,自是有过人之处,未知于我大燕,有何治国良言呢?”
      乐毅闻言,也是毫不客气地道:“治国之道,本在于行动,而非口头之言。若是言行不一,那么即使空有口头良策,却无实际之用,于国家又有何益呢?侯爷说是与不是?”
      公子冉连碰钉子,不禁哑口无言,对乐毅更是恨之入骨,心中不断盘算着如何将乐毅除之而后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1-19 01:32 , Processed in 0.19424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