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维摩诘

维摩诘——《问鼎》

[复制链接]
林妹妹1025 发表于 2006-6-15 17: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维dd,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读者
喜欢看大起大落的故事情节,能够让人朝思幕想,最好还有一点点悲在里面

呵呵,这都是我个人的想法,别人是不是这样想的我也不知道

小s、清菏jj,建议你们也看看这部小说
总的来讲还是非常不错的,后一书值得你们去想像



林妹妹0723 发表于 2006-6-15 17: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说不看  呵呵  

只是说等写的差不多了再看  哈哈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5 19: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林妹妹0723]没说不看  呵呵  

只是说等写的差不多了再看  哈哈[/quote]


我晕~~~·
两个林妹妹把我搞糊涂了。
回小林妹妹:

现在我构想的上卷已经完成了,不过先在红袖贴了。
下卷还在努力。
我是希望你们能在我写的过程给我建议和提示,而不是到我写完,已经无可挽回的时候再说。
林妹妹0723 发表于 2006-6-16 08: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维摩诘]我晕~~~·
两个林妹妹把我搞糊涂了。
回小林妹妹:

现在我构想的上卷已经完成了,不过先在红袖贴了。
下卷还在努力。
我是希望你们能在我写的过程给我建议和提示,而不是到我写完,已经无可挽回的时候再说。[/quote]

:eek:

看来还不能偷懒  ;)


遵命  维弟弟  和

近日内看完。。。。 :cool: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6 15: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林妹妹0723]:eek:

看来还不能偷懒  ;)


遵命  维弟弟  和

近日内看完。。。。 :cool:[/quote]


哈哈~~····
又逮到一个读者:)
yanchan 发表于 2006-6-16 16: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体感觉很好渐如佳境

功夫的招式上再多刻画的逼真些

人物的内心变化以及儿女情长描述的再细腻些

恩怨情仇错综纠缠引人入胜更能吸引眼球

若有不当望老弟无怪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6 23: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39
总体感觉很好渐如佳境

功夫的招式上再多刻画的逼真些

人物的内心变化以及儿女情长描述的再细腻些

恩怨情仇错综纠缠引人入胜更能吸引眼球

若有不当望老弟无怪

&#39


大家都说得很中肯,在后面我会努力朝这三个方向靠近,希望能做得更好一点。

哈哈~~~
如果能做到这三点,我岂不是比金庸还金庸。
:d  :d  :d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6 23: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风声鹤唳






     后一书自吸纳了朱雀弓中蕴藏的神兵真气之后,不仅内力大增,身上的伤竟也迅速的好了起来,心中大喜,知道自己实力又增加了一层,报仇的机会也就更大了。
      再经过一夜的打坐调息,感觉到破军剑、朱雀弓上的两股真气已完全为身体所接纳,更是欣喜。次日一早,便独自来到树林之中勤练墨家剑法。
      只见他卓立于丛林之中,左手剑指朝下,右手破军剑向前平举,遥指前方,双眼微闭,神情泰然,如老僧入定般巍然不动。突然,脚下的落叶如被秋风扫起般齐刷刷地向四周荡开,并于三寸外向上扬起,显是由他劲力所逼,竟自旋转飘动起来,叭叭作响,可是他却连衣角都纹丝不动,依旧定若苍松。但隐隐之间却让人感受到空气中透出强大的杀气。霎时之间,他内力一收,片片落叶又纷纷翩然降落。
      后一书眼中光芒闪过,破军剑挥出,自上而下一个斜劈,一片落叶已在半空中被劈裂成两半。接着身形闪动,剑走龙蛇,剑尖过处,登时又有片片落叶被破军剑凌空劈开,散落一地。顷刻之间,空中飘落下来的片片落叶,在脚下渐渐堆积,却没有一片完整的叶子。
      后一书长剑一收,抬头微微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受伤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构想着如何把后家剑法的攻击性溶入到墨子剑法之中,因为他知道墨家剑法重守不重攻,临阵御敌,如果墨守成规的话,即使守得再严密,也不可能杀敌致胜;但师父墨非传他墨家剑法,便是希望他能保护自身,远离杀戮。那自己的行为是否已经背师违道了呢?是非对错,让他心烦意乱,所以即使武艺上有了飞速的进步,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正当后一书陷入沉思之时,但听得耳边风声咋起,一把剑已从背后向他刺了过来。后一书毫不慌乱,待到对方长剑逼近之时,身体方才稍稍向左一避,破军剑用劲往后一挡,心想对方从背后偷袭,必是全力出击,自己也全力一挡,以破军剑之利,对方长剑即使不立时折断,至少也会被弹开。
      奇怪的是,后一书长剑一挡之后,却听不到任何兵刃碰撞的声音。原来,就在破军剑刚刚接近对方剑刃之时,对方长剑却以极快的速度顺势绕开,从另一个角度再往后一书刺了过来。
      后一书一剑扑空,心中惊异,见对方长剑迎面而来,想抽剑还击已然不及,只得脚下一蹬,整个人平平向后跃退,才勉强避开这当胸的一剑。对对方灵活多变的剑法感到万分诧异。
      来人见后一书狼狈退后,也不追击,一声娇笑道:“乐师兄一直夸你剑法高明,想不到原来只是对树叶‘高明’而已呢!”
      后一书这才发现,来者却是琉烟,心中又好气又无奈,道:“我的剑法是光明正大的施展,岂能和你的‘偷袭剑法’相提并论呢?”
      “什么‘偷袭剑法’,分明是你警觉性不够,连敌人接近都不知道。再说,我这剑法可是大有名堂的,是师父的师父庄周所创的,叫‘梦蝶剑’。”琉烟解释道,“当年祖师庄周梦见自己如蝴蝶般翩翩飞舞于花丛之中,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不知人梦为蝶,还是蝶梦为人。醒来之时,便创了这套‘梦蝶剑’。”
      后一书听到有人仅凭一梦,便能创出令人叹服的剑法和身法,心中对这个道家大宗师已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连点头。
      “‘梦蝶剑’顾名思义,便是如蝴蝶般轻盈、灵活。剑随形走,形从剑意。却不知是剑随形,还是形从剑。”琉烟一边说着,脚下迅速移动,手中铁剑化开道道剑光,已从四面八方向后一书攻了过去。
      后一书原地不动,也不反击,运起墨家剑法中的“守”字决,全力防御。
      两人一攻一守,一动一静,一疾一慢,一个身形轻快,如彩蝶起舞;一个巍然不动,如苍松挺立。攻守之间,妙招跌出,精彩异常。
      忽听一人拍掌叫好道:“二弟烟妹剑法各有千秋,果然精彩!”
      两人收剑一看,正是乐毅。琉烟听得师兄称赞,甚为得意;后一书却发现乐毅眉头紧锁,问道:“不知大哥一早找我,有何要事呢?”
      “看到二弟身体无恙,大哥也就放心了。”乐毅又摇了摇头道,“我刚刚收到郭隗先生的急信,说相国姬临把‘公子冉’从孤竹接回了燕都,前相国‘子之’之子‘子宣’也于前几日到了蓟城,更奇怪的是,据探子回报,齐国公子孟尝君田文也正在出使燕国的路上。各方形势紧急,郭先生要我即刻赶回燕都蓟城商议对策。”
      后一书一听,也意识到形势不妙,因为他刚听乐毅讲过当前各国的历史和形势:
      燕昭王之父燕王哙是个糊涂君,竟想效法尧舜,禅位于相国子之,子之执政三年,导致燕国大乱。将军市被和太子平起兵攻打子之,内战数月,死伤无数,燕国大众痛怨,宗族人心涣散,离心离德。齐国乘机派大将匡章率兵攻燕,燕国士兵不愿打仗,城门不闭,齐国很快占领了燕都蓟城,并且杀了燕王哙,子之逃亡而去。后来齐国迫于各国的压力,不得已撤离燕国,燕国人民这才拥公子职为燕昭王。公子职之弟公子冉原本被封于孤竹,此次未经宣诏而入京,必定来者不善;子之逃亡不久便死于非命,从此再无消息,如今其子突然出现,不知道有何目的;齐国对燕国一直贼心不死,虎视耽耽,现今派出四公子之一的孟尝君出使,里面必有文章。
      “不管形势如何,我总要即刻赶回燕都,不知二弟可愿与我同行?”
      “大哥之事,便是小弟之事,何况我正要进蓟城找姬临报仇呢。请问大哥何时出发?”
      “马上!”
      于是乐毅下令拔寨起兵,赶回武阳城。第二天则只带着后一书、琉烟和十八精骑,飞马直奔蓟城而去。
      经过三天日夜兼程,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风声鹤唳的燕国都城——蓟。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6 23: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大燕昭王






      燕国有上都下都之分,下都为武阳,上都则为蓟城。蓟城位于治水之北,是燕国最大的城池。城呈方形,城外东南西北,共有四座卫城,从四个方向保卫着中间的主城;主城又分内外两城,内城较小,为皇城,外城比内城大了几倍,为平民聚居地。蜿蜒的琉璃河从城中横贯而过,是全城的命脉所在。
      后一书一行人从南城进入,足足走一个时辰,才到了蓟城南门。但见眼前城高数丈,护城河又深又阔,城头旌旗如海,城门还有两营士兵驻守,不断巡视,气氛紧张。琉烟首次见到如此规模宏大的都城,显得异常兴奋,欢欣雀跃;后一书心中却隐隐生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觉得这趟蓟城之行像是会带来什么变故。
      乐毅报上名去,河上的吊桥便轰隆隆地放了下来,沉重的城门也徐徐开启,接着便有一队人马迎了出来。为首是一名年过六十的老者,五绺花白的长须,眉尾下垂,眉毛长长的几乎和胡子连在一起,长相显得和蔼而忠诚。
      老者一见乐毅,笑得连眼睛都看不到,连连拱手道:“乐将军终于到了,老夫在此久候多时了。”
      乐毅也马上还礼道:“乐毅何德何能,竟烦郭先生亲自相迎……”
      双方一番寒暄之后,后一书才知道,眼前的老者就是乐毅曾提到的,当今燕国炙手可热的帝师郭隗。
      原来,燕昭王为广纳天下贤才,听闻郭隗贤名,便登门向郭隗请教。郭隗便为昭王讲述了“千金买骨”的故事:古代有一位君王,想以千金求购一匹千里马,便派了一位内臣带着千两黄金去寻找千里马。三个月后,内臣终于寻到了一匹千里马,可是马已经死了,他便以五百金买下了马的骨头,回来向国君报告,国君勃然大怒道:“我要找的是活马,死马有何作用?”内臣却道:“死马尚且肯花五百金,更何况活马呢?天下人由此一定认为大王善于买马,那就不愁买不到千里马了。”于是果不其然,不到一年,便有三匹千里马送上门来。郭隗又对昭王道:“贤才是千里马,而我便是马骨。如今大王如想招纳贤才,便由我开始吧,像我这样的人尚且被任用,何况比我更有才干的人呢?他们也一定会不远万里到燕国来的。”于是燕昭王特地为郭隗修建了官宅,并且尊他为师,对他礼遇有加。郭隗也开始为燕国四处招揽人才,其中之一便是在魏国早已闻名遐迩的少年将军乐毅了。
      乐毅为郭隗介绍了后一书和琉烟之后,众人便有说有笑地进了蓟城。
      蓟城毕竟是大燕都城,城里街道宽广,商旅行人,来者熙熙,去者攘攘。两旁商贩店面,陈列满各种商品,吆喝声此起彼伏;往来行人,衣着各异,忙碌而有序。如此繁华的景况,确实很难让人联想到,五年前,这里也曾战火连天,民不聊生;五年前,这里也曾为齐国所占领,国将不国。
      郭隗领着乐毅,两人弃马步行,一路边走边谈,甚是投机;后一书和琉烟则如进城的孩子般,兴奋地观赏着各种新鲜的景象,一路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忽然,眼前的路人纷纷闪避一旁,接着一阵马蹄声大作,六匹快马正往众人面前飞驰而来。众人定睛一看:为首一匹白马,装饰得很华丽,马上一名年轻女子,身着一件粉红衣裳,手中挥舞着马鞭,那白马撒开四蹄,在热闹的大街上正跑得飞快。身后还有五匹黑马也以极快的速度跟在后面。
      就在白马即将跨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一辆马车忽然从左边巷子里徐徐走了出来,刚好横挡在街道中央。眼看白马就要和马车相撞,那红衣少女不禁一声惊呼,想要勒住缰绳,却已不及,吓得她花容失色。
      乐毅见情况危急,一个箭步飞身上前,右手一把抓住白马的缰绳,用力往后一拉。那白马突然受阻,前蹄高高扬起,一声长嘶,差点把那少女从马上摔下来,但还是被乐毅硬生生地一手拉住了。
      那惊魂未定的少女见有人竟能一手拉住一匹奔驰的快马,感到十分讶异,又似乎心有余悸地打量着乐毅。但见眼前这名临危出手的年轻男子,身高七尺,一身灰白便装,气度不凡,神情刚毅,一双炯炯的目光也正盯着自己,不觉两颊绯红。
      随后赶到的五人显然也为刚才之事捏了一把冷汗,其中一名年轻公子见危机已过,转而对那赶车的车夫骂道:“瞎了你的狗眼了,走路竟不长眼睛的。”说完手中马鞭狠狠地往那车夫身上打去。
      乐毅见此人不仅蛮不讲理,而且动手打人,心中火起。转身挡在车夫面前,一手紧紧握住那公子挥来的马鞭。他本想一把把那年轻公子拉下马来,让他也难堪一番,却发现对方也是臂力过人,竟不在自己之下,只得作罢。
      那年轻公子见有人横插一手,坏了自己的好事,正欲发作,却听那红衣少女轻声言道:“算了,走。”他显然对那少女很是忌惮,只得不情愿地收回马鞭。
      少女望了望郭隗,又看了看乐毅,微微一笑道:“你就是乐毅!……”
      乐毅不明白眼前的少女为何能一眼认出自己,正一头雾水之时,那少女已两腿一夹,依旧头也不回地快马扬鞭而去,其他五人也只得尾随而行,只有那年轻公子依旧不时回头狠狠地瞪着乐毅,双眼冒着仇恨的火焰。
      乐毅对他们的我行我素大摇其头,回头不解地望着郭隗。却见郭隗神秘一笑,道:“放心吧,你们很快又会见面了。大王正在舍下等你呢!”

      一行人在郭隗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了郭府。
      郭府位于外城最为繁华的太平街上,规模比普通官宅更为宏大,外观华美,是燕昭王为招揽贤士而特意修建的。
      郭隗和乐毅一进府门,就有下人来报,说大王已在客厅等候,两人便匆匆赶往大厅见驾,并让后一书和琉烟也跟随其后。
      四人来到客厅,见大厅装饰简单而典雅。中堂挂着一幅梅花雪景,古梅苍劲而挺拔,在一片白雪中更显得格外精神。两排地席左右铺开,与周围布置协调一致。厅中一人背对厅门而立,头顶丝质高冠,身穿一套白底黄纹的华服,正抬头欣赏着墙上的图画。
      郭隗一见,立时跪下,口称大王。乐毅三人知道此人便是燕昭王,同时低头跪下,也口称大王。后一书不想自己第一天到达蓟城,便能得见当今大燕的君王,心中不禁感慨,却不敢抬头偷看。
      燕昭王缓缓转过身来道:“众卿平身。”语调平淡中透着喜悦。
      四人这才慢慢起身,乐毅三人抬头一看,刚好与燕昭王的目光接触。只见这位使燕国在五年之内摆脱了战败的阴影,重新走上强国之路的君王,年约不惑,身材高而瘦,却显得精神饱满,神情泰然,坚定的目光中更显出不凡的气概。
      燕昭王微笑着走近乐毅,挥挥手道:“自古英雄出少年。乐将军果然少年英才,着实令寡人高兴啊。”
      乐毅等人想不到燕昭王语气如此亲切,心中更是好感,乐毅连忙谢恩。郭隗又为燕昭王介绍了后一书和琉烟,燕昭王都一一点头微笑。
海阔天空 发表于 2006-6-17 15: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维摩诘]我晕~~~·
两个林妹妹把我搞糊涂了。
回小林妹妹:

现在我构想的上卷已经完成了,不过先在红袖贴了。
下卷还在努力。
我是希望你们能在我写的过程给我建议和提示,而不是到我写完,已经无可挽回的时候再说。[/quote]
维弟有没有出版的打算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1-19 01:31 , Processed in 0.20890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