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维摩诘

维摩诘——《问鼎》

[复制链接]
望天涯 发表于 2006-6-14 19: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咋就一贴 :confused:
这一贴昨天就看了的。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4 21: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劫后重逢






      就在后一书心里以为必死之时,忽见冲在最前面的三名墨者同时惨声呼叫,向前扑倒在地,皆一命呜呼,同时四面八方也纷纷响起了其他墨者的惨叫声,顷刻之间,已有十多名墨者相继丧命。后一书见面前三人都是背后中箭而死,心想这三箭同时由一个方向所发,必是一人所为,同时发三箭并不难,但三箭如此精准地击中目标,此人箭法堪称一流了。再细看那箭,都比普通箭长了许多,箭尖直透前胸,又足见发箭之人膂力之强。
      琉烟见此情景,大喜过望,连声高喊道:“是毅师兄!毅师兄!你终于来了!”
      “师兄来晚一步,让烟妹受惊了。”说话之间,只见树林背后闪出一条人影,一个青年人头顶战盔,全身铠甲,腰佩长剑,背后一领赤色披风,手挽一柄火红色长弓,有如神兵降临般威风凛凛。后一书认得正是自己在茶馆中偶遇的青年将军乐毅。乐毅答话之时,弓开如满月,又有三支利箭同时离弦飞出,“咻咻咻”破空声响,登时又有三名墨者中箭身亡。
      赵墨众人本已占尽优势,但突遭此变故,损兵折将,个个吓得魂不附体,又见乐毅背后又涌出十八名身披战甲、手执弓箭的精兵,正向他们冲了过来,更是不敢应战,纷纷鼠窜而逃。
      乐毅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右手一挥,十八名士兵立时停步,严阵以待。他这才回过头来,却见琉烟正呆呆地凝视着一名身受剑伤、面蒙白布的年轻人,神情甚是古怪,连忙上前察看。
      原来琉烟见乐毅救兵已至,并击退众墨者,心中稍定,忽记起刚才为自己挡下一剑的年轻人,担心他的伤势,连忙回身察看。却见后一书也正深情地注视着她,两人四目相对,一股异样的感觉如电光火石般划过琉烟的心坎,她全身一震,登时呆住了,不禁又喜极而泣。因为后一书虽然蒙着脸,但深情的目光对她来说却是如此熟悉,她一眼便认出了眼前之人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如此劫后重逢,怎不使她悲欣交集。
      后一书用沾满鲜血的手颤抖着揭下脸上的白布,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乐毅和琉烟两人却都同时“啊”的一声惊呼。
      乐毅奇怪的是想不到眼前之人正是自己当夜在雨中邂逅,身份神秘的年轻人;而琉烟却是因为后一书煞白的脸色和手上的鲜血,知道他伤势严重,心中悲痛惶急,上前紧紧抱住后一书,失声痛哭。
      后一书一阵欣慰,正想出言相劝,却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后一书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处身于一营帐之中,琉烟正坐在床头,神情憔悴,两眼通红,显然刚刚哭得厉害。
      正巧乐毅揭帐而入,见后一书幽幽转醒,欣喜地道:“后兄弟果然吉人天相,这么快便康复过来。你的事烟妹已经全部告诉我了。你昏迷的这几天,烟妹可是每天食不甘味、衣不解带、寸步不离地在你身边照顾你啊!”说话之间竟透出无限羡慕之意,好像希望受伤的是自己一样。
      琉烟反被说得不好意思起来,低着头说:“后大哥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照顾他自然是应该的呀。”
      乐毅却又打趣地说:“我当年救你的时候不也受了伤,怎没见你如此照顾我呢?你这不是厚此而薄彼吗?”
      琉烟登时满脸羞红,娇嗔地说:“上次救我之时,你不过是手臂擦伤而已,又不是重伤。下次你若重伤,我再照顾你也不迟啊!……”
      “那你就是在咒我受伤了……”
      ……
      看着琉烟和乐毅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争辩,后一书心中不觉涌起一股温馨的感觉:是啊!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融洽而快乐的氛围了,几年来接连不断的惨剧让他快乐的神经渐渐变得麻木,悲痛和仇恨已逐渐占据他的心灵,使他几乎忘了世间还有欢乐,还有趣味。如今自己身体渐渐康复,大家心情大悦,也开始有兴致互相调侃了。唉!真希望这种生活能够永远继续下去,可是,我还有一桩桩的血仇未报……
      想到这里,忽记挂起琉烟这几年的景况,连忙出言相询。
      只听琉烟幽幽说道:
      “当日送你离开之后,我一直心乱如麻,担心那帮恶贼会继续为难你,便又到后山的土地庙,求社神保佑你一路平安。”后一书心想,这求的不正是我的先祖吗?看来也是先祖有灵,让我流着将神之血,我才能误打误撞地闯入师父的结界之中。同时又更是感激琉烟的心意。
      “我回村之时,已是黄昏。刚走到山口,便听到村里阵阵喊杀之声,心中害怕,不敢贸然进村,便躲在树丛之中窥望。却看到几百名燕兵已把村子团团围住,并逐户搜查,说要缉拿你。没有得逞之后,他们还把村里的人押到了广场上,一个个杀害了。我看到爹娘,看到单老伯和小宇,看到……我……”说到这里,琉烟想起当日的惨状,一阵哽咽,已泣不成声。后一书连忙出言安慰,愧疚地叹道:“都是我害了他们!……”
      “之后他们还放火把整个村子全部烧毁,并说要连夜搜山,我担心他们会追上你,便拼命地跑,想给你报信,却被一队燕兵发现了,他们不断追杀我,若非师父和毅师兄救了我,恐怕我便再也见不到你了。”说完感激地望着坐在一旁的乐毅。
      只听乐毅接着说:“当日我与师父从后山经过,见到十多名燕兵在追杀烟妹,便出手救了她,师父见烟妹资质聪慧,还把她收为弟子,之后烟妹便一直随我们居住在汾水。”
      后一书想起之前见到琉烟剑法玄妙,正感奇怪,这才大悟道:“难怪烟妹剑法进步神速,原来是有名师指点,只是不知尊师是……?”
      琉烟却得意地说:“我们的师父乃是当世道学名宿,玄学宗师玄冥。”
      后一书忆起曾听师父墨非谈过当今天下诸子百家,有两个人是他最为敬佩的,一个是他的老朋友阴阳家周靖;另一个却是他素未谋面的道家玄冥。他敬佩周靖是因为周靖的才识,敬佩玄冥则是因为他的气节。玄冥师从庄周,并尽得道家“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的“重玄”心法,无论在道学还是在武学上都有极高的修为,但为人却绝圣弃智,超然物外,视功名如粪土,视形体为累赘,又行踪缥缈,故外人难以得见其身。如今琉烟竟能成为他的弟子,真可谓三生有幸。
      又听乐毅言道:“此次我离魏赴燕,烟妹便一再要求同行,我因担心信陵君会对我不利,便派十八精骑先行护送烟妹到达桑丘,自己则带着四名亲随绕道而行,这才会在茶馆中遇见后兄弟你。但我虽然刻意隐藏行踪,还是被信陵君派出的赵墨杀手发现了,他们想在桑丘围攻我,却没有料到我已事先让十八精骑从武阳调来三百精兵在路上接应。他们见无从下手之余,竟又想抓住烟妹来逼我就范,如此卑劣的行径,真是辱没了墨家行侠仗义的英名。所以我一听说烟妹孤身来到云梦村拜祭,便飞速赶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若非后兄弟及时出手,恐怕后果便不堪设想了。”
      “都怪我一心只想着来看看爹娘,却没想到惹来这么多祸端,还连累后大哥受了伤。”
      “不过赵墨一计不成,定会再施毒计,大家以后行事更要小心谨慎才是。只是让后兄弟徒受牵连了。”
      后一书哈哈一笑道:“恐怕是我又要让你们受连累才是!”说完便将杀死相权的始末一一道来,乐毅听了对赵墨更是大感鄙夷。
林妹妹1025 发表于 2006-6-14 21: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已看过前十一章

今天又一口气从第一章看到了第十五章

说说我暂的感受吧

我觉得小说的整体的构思还不错,后一书和乐毅的人物刻画得比其他几位都好

但觉得环境和服饰的描写不如人物鲜明,故事也过于急燥了些,还可营造些扣人的情节

另外,郭隗这个人物没写出特点,还不如公子冉的描写,不知道十五章后是否还有他的出场?

期待中!

呵呵,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也许和别人没有共鸣,维dd权当看笑话吧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4 22: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林妹妹:

后、乐二人,是小说的一二主角,所以当然要刻画得比较细。乐毅因为是历史人物,大家对他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所以我相对处理得比较少。后一书是我虚构的人物,也是主要要刻画的人,所以我后面的情节都是为刻画这个人物形象而设置的,希望呈现出来的是一个比较真实的人,而不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大致上的历程就是“背负大仇——少年得志——年少轻狂——遭遇挫折——意志消沉——大彻大悟”,我刚刚写到43章,因为后一书的自以为是,导致琉烟丧命(这是你以前给我的建议,特此鸣谢),遭遇他人生最大的挫折。
郭老先生也是历史人物(千斤买骨的故事),又是次要人物,所以笔墨不太多,后面会再出现几次,基本不是很多。
而在小说的三要素中,我觉得武侠的环境作用不如情节和人物来得重要,怕冲淡了故事性。至于服饰等,则完全是为了藏拙,因为我的知识毕竟有限,了解不太多,所以觉得“献丑不如藏拙”,不过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汗……)。

在写的过程中,个人感觉后面比前面好一点,可能是熟练一点吧,希望能渐入佳境。谢谢你,希望能得到更多你的意见。
迷失D甜心 发表于 2006-6-15 09: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偶老实承认

偶还一章也没看  

偶怕看进去了 出不来

天天等着看的滋味太痛苦了  :p

还是等写完了一起看  ;)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5 16: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 义结金兰





      当日乐毅见后一书身负重伤,不宜颠簸跋涉,便命随后到达的三百武阳士兵在云梦村就地安营扎寨,又请了最好的军医替后一书医治。如此不出半月时间,后一书的伤势已日渐康复。
      此日他正自觉得帐中无趣,恰好琉烟进帐而来,两人便携手往营外散步。却听得练武场上传来一阵阵叫好之声,原来是乐毅正在教习十八精骑和手下士兵练箭。两人循声而望,见乐毅左手执一柄长弓,右手四指往背后一夹,从箭袋中抽出三支长箭,在弦上一搭,弓开似满月,右手离弦,三支箭同时破空飞出,望百米外的靶心而去。奇怪的是,三支箭虽同时射出,却在空中分出了快慢,第一支最快击中靶心,接着第二、第三支箭同样分先后分别从前一支箭的箭尾穿进,击中靶心,也即是说,三支箭射中的竟是同一个位置,而且第三支箭力道最强,竟直接穿透了三寸厚的木靶。
      在场之人无不为乐毅精湛的箭法折服,同时齐声欢呼,琉烟更是在一旁拼命拍手叫好。后一书也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高超的绝技,不禁拍手称道:“乐大哥的箭法果然登峰造极,已臻化境,让小弟大开眼界了。”
      乐毅见二人来到,微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后兄弟剑法高明,不知道箭法如何呢?是否也为众兵士示范一手?”
      后一书一听连连摆手道:“乐大哥说笑了,小弟对射箭可谓一窍不通,怎敢在此献丑。何况见到大哥神乎其技的箭法,谁还敢不自量力呢?”
      琉烟却为他辩解道:“师兄又不是不知道后大哥受了伤,怎可让他此时动武呢?”
      乐毅爽朗一笑道:“烟妹不说,我倒忘了后兄弟剑伤还未痊愈呢。这边请!”说完领着二人来到中军帐中。
      后一书一进营帐,便见到了壁上挂着乐毅那张火红色的长弓,想起茶馆破屋中两件兵器的共鸣,知道它定是一柄神兵,不禁对它大感兴趣,仔细端详。只见长弓通体赤红,造型精巧奇特,弓的两端似鸟儿向后张开的双翼,弓口饰以赤炎形状,外侧成锋口,利如刀刃,弓背刻着眩目的图腾,予人以高贵而神秘的感觉。与破军剑相比,一巧一拙,一亮一暗,一显一隐,却同样透出凛凛的杀气。
      乐毅见后一书如此神情专注,自然心领神会,摘下长弓,笑道:“这把朱雀弓,长三尺三寸三分,据传为天陨所铸。乃先祖乐羊于荆州神鼎中无意发现的,据家父所言,先祖当年率魏国之兵入荆州之时,得荆州神鼎,却遭奸人暗算,举家被焚。烈火一直烧了七天,先祖以为荆州鼎必为烈火所毁,想不到神鼎竟毫发无损,而且现出了这把神弓。先祖得神弓之利,手刃奸人,得报大仇,之后朱雀弓便一直为乐家所有。”
      后一书这才知道,乐毅原来是魏国开国名将乐羊之后,难怪年纪轻轻,便如此气度不凡,名震各国,连燕昭王都优礼备至,器重有加。
      又听乐毅言道:“一书兄弟拥有与之呼应的神剑,不知对它有何看法呢?”说完把朱雀弓递给了后一书。
      后一书伸手一接,觉得朱雀弓有如刚煅烧过一般,炽热非常。长弓与手心接触的一瞬间,后一书再次生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只见朱雀弓上突然曝出一阵阵眩目的红光,遍布整个营帐,同时,有如第一次接触破军剑时一般,同样有一股灼热的真气由朱雀弓上传了过来,并且再次在胸口处渐渐汇聚,后一书顿觉整个人血脉喷张,似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要迸发出来一般。
      乐毅和琉烟都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琉烟更是失声惊呼。只见后一书满脸涨红,眉头紧皱,似乎在进行着激烈的对抗。琉烟心急如焚,慌忙上前,想要扶住后一书,却被迎面而来的一股强大的真气逼得连退几步,差点跌倒在地。
      后一书再次承受着一股强大真气的冲击,全身如火焚般灼热。但他有了上次的经验,知道不能再运气与弓上传来的真气对抗,连忙盘腿坐下,两眼紧闭,运起墨非所传授的墨家心法,进入“静守”境界,慢慢对这股真气进行化导,使它在全身四肢百骸中不断游走。
      琉烟在一旁急得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却依旧接近不得,毫无办法,只能拉着乐毅直跺脚。乐毅虽不明所以,但见后一书闭目运功,眉头已渐渐舒展,神情也不再像先前那么痛苦,连忙安慰道:“烟妹请放心,你看后兄弟气息平和,神情安定,必然不会有事的。”
      琉烟得到肯定的答复,心中稍定,却仍然不放心地追问道:“师兄,后大哥真的会没事的,对吗?你不会骗我的,他真的不会有事的,对吗?”乐毅只得连连点头,心中却隐隐涌起一股酸楚。
      如此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朱雀弓周围的红光逐渐消退,后一书才感觉到胸中的真气渐渐平息下来,与自身的真气慢慢融会,顿觉神清气爽,精神大振。睁开双眼,看到琉烟脸颊上挂着的两颗晶莹的泪珠,心中感动,微微一笑道:“又让你们费心了。”这才把以前的经历和刚才的体会说了出来。乐毅琉烟二人都不觉啧啧称奇。
      只听乐毅说道:“看来后兄弟真的与神兵有缘,才能吸收神兵中蕴藏的强大力量。话说回来,既然‘冀州’、‘荆州’两鼎中都隐藏着神兵,那么关于九鼎的传说也必然不是空穴来风了。只是若非有缘之人,即使得到神兵,那也不过是拥有一件普通的利器而已,谈何能逐鹿九州,一统天下呢?”
      后一书也点头称道:“可是一些人却愚昧地妄想着借助一柄利器的威力,便能独霸天下。殊不知若不能‘除天下之大害,兴天下之大利’,即使再厉害的神兵,也不可能使天下归心……”
      “正是正是!祖师庄周有言,天下有三剑,为‘天下剑、诸侯剑、庶人剑’,其言‘天子之剑,以燕豨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卫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这才是能够独得天下之‘剑’;‘庶人之剑’即使‘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却终究‘无所用于国事’。……”
      ……
      后乐两人志趣相同,言谈投机,你引一句《墨子》,我引一句《庄子》,虽属不同学派,却为两家找到了共同的语言。彼此都有相逢恨晚之意,一直谈得晚膳时分,依旧滔滔不绝。
      琉烟见两人如此契合,虽听得有些一头雾水,却非常开心,便道:“所谓‘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你们既然有此默契,何不结为金兰之好?”
      后乐两人都齐声称好,于是指天为誓,指地为盟,结为异姓兄弟。乐毅时年二五,比后一书大了三岁,便为大哥,后一书为二弟,从此二人便以兄弟相称。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5 16: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迷失d甜心]偶老实承认

偶还一章也没看  

偶怕看进去了 出不来

天天等着看的滋味太痛苦了  :p

还是等写完了一起看  ;)[/quote]


天天等着看,才是看书的乐趣啊!

像看连续剧一样,我可不喜欢买了碟回家,一夜之间把它看完,还是每天一两集,慢慢守候有意思。
清荷 发表于 2006-6-15 17: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维摩诘]天天等着看,才是看书的乐趣啊!

像看连续剧一样,我可不喜欢买了碟回家,一夜之间把它看完,还是每天一两集,慢慢守候有意思。[/quote]

维dd真有耐性,我总是等不及地去搜碟:)所以我和甜甜一样,等你传完了一气呵成地看:))
林妹妹0723 发表于 2006-6-15 17: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维摩诘]天天等着看,才是看书的乐趣啊!

像看连续剧一样,我可不喜欢买了碟回家,一夜之间把它看完,还是每天一两集,慢慢守候有意思。[/quote]


偶是属于那中比较没耐心。。。。

所以 还是一起看  哈

但偶会天天过来转转  成不 ? :cool:
林妹妹0723 发表于 2006-6-15 17: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清荷]维dd真有耐性,我总是等不及地去搜碟:)所以我和甜甜一样,等你传完了一气呵成地看:))[/quote]
((((((((((((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1-19 01:34 , Processed in 0.19604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