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维摩诘

维摩诘——《问鼎》

[复制链接]
迷失D甜心 发表于 2006-6-12 00: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望天涯]我看见了你发的贴子,知道出处在那。

但还是希望在这里细细的品。 [/quote]

那就耐心等....

等维弟弟贴到这里来  和  :p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2 19: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望天涯莫急,我会逐一更新的,先发前面几章,不过投石问路而已,马上继续……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2 19: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赵墨相权  





      后一书听到墨非答应收下自己为徒,大喜过望,连忙叩谢道:“多谢师父成全。弟子得师父多次相救,恩同再造,莫说一个条件,以后师父但有任何吩咐,弟子自当赴汤蹈火,粉身碎骨,死不旋踵。”
      “如此甚好。老夫继承先师遗愿,穷一生精力于宣扬墨家兼爱天下的思想,可惜力薄言微,志愿未酬,到头来反使墨者内部各持己见,一分为三。唉……老夫愧对先师啊!”说到此处,墨非不禁长叹一声。
      后一书想起曾听人谈起墨家三分之事,便道:“弟子曾听说现今天下,因地域而分,共有三墨,为赵墨、楚墨跟齐墨。赵墨以武立身,个个武艺超群;楚墨多芄で山常曰仄餍抵疲黄肽钗衩兀氡卣茄邢敖峤绲饶倚姆ㄖ省V皇堑茏佑幸皇虏幻鳎Ω讣任翌易樱尾缓帕钐煜履撸牌矗毓橐患夷兀俊?
      “唉!这也正是老夫过失之处,当年老夫一心只顾对外传播墨道思想,却忽视了墨者内部的统一,致使各地墨者政见渐渐出现分歧。他们忽视了墨家‘兼相爱,交相利’的最终目标,以为武学、机关、心法才是墨学的精髓,各执成见,互相倾轧,各以为自己才是墨家正统,相讥对方为‘别墨’,各自推选新的钜子。大大违背了先师创立墨家的初衷。”
      “钜子不是应该由上代钜子指定贤者担任吗?他们自立钜子,其他墨者怎会服从呢?”
      “他们当然不服!”,墨非又摇了摇头说,“所以各地墨者才会一心想要得到我身上的钜子信物——墨子锥,他们以为得到墨子锥,便能名正言顺地当上钜子,统一墨家,殊不知如果不先统一政见,墨家便不可能真正的统一。这也正是老夫隐居于此的缘由。”
      后一书想不到墨家之中也有这等争名夺利之事,那天下人为了得到“九鼎”尔虞我诈,巧取豪夺也就不足为奇了,不禁对世间名利之争更为深恶痛绝。转而又道:“师父不忍看到墨者间为争夺信物而兵戎相见,这正是《兼爱》中的‘仁人之所以为事者,必兴天下之利’和《非攻》中的‘天下之所誉善者’,如此良苦用心,墨翟老前辈泉下有知,必也大感欣慰了。……”
      墨非听到后一书随口引出《兼爱》、《非攻》中的语句,心中转喜,哈哈一笑道:“小娃子倒是能说会道。好吧!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墨非的弟子,但也仅仅是我的弟子,而不能算是墨门中人。同时你必须答应,在为师有生之年里,不可踏出山谷半步,你可能够做到?”
      后一书心想:师父不许我加入墨门,必是想让我远离墨门中钜子之位的纷争,我于钜子一位本无奢想,如此岂不甚好;不许我踏出山谷,当是怕我学艺为精,报仇不成反遭其害,再者,师父于我恩重如山,就如再生父母,所谓‘父母在,不远游’,师父在生之年,我自当竭力奉养,万不可离师父而去。‘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就让姬临老贼再多苟活几年吧。
      念及于此,便朗声说道:“弟子谨遵师父之命。”

      自此光阴荏苒,后一书随墨非在山谷中修习已是三年有余。此三年中,墨非悉心传授,后一书更是勤学苦练。每天必有三个时辰打坐潜修墨家心法,因为后一书之前吸收了破军剑中的真气,但这股真气霸道非常,虽靠墨非之力暂时把它压制,却难保他日不再复发,因此墨非让他每日研习墨家心法,才慢慢把这股真气融会贯通,也使他内力得以突飞猛进;再者便是勤练墨子剑法,墨子剑法最精妙之处在于防守,以守为主,守中有攻,所以能攻守兼备,后一书更把后家剑法中的进攻溶入其中,大大加强了墨子剑的攻击性。如今,后一书已能用墨子剑法抵挡住墨非的全力进攻,并且时而能出手反击,同时也掌握了墨家所有玄妙的心法和一些机关之术。这一年,后一书来到这个乱世已有二十二个年头。
      一日,后一书正于竹林中打坐修习墨家心法。这片竹林位于所住木屋的西南面,三面环山,仅有一条曲折的小山路通往山谷,竹林四季长绿,环境清幽,是后一书这三年来练功修行的主要场所。
      这时他正进入心法中的“静守”境界,顿觉四周静如一泓清潭,天地之间浑然一体,耳界也更为悠远。忽听得耳畔传来一声惨叫之声,他一开始疑心自己听错,再倾耳细听,又听到一声更为真切的惨叫,而且那叫声正是由山谷传来,不觉升起一股不祥之感,急忙提气往山谷飞奔而去。
      一路上又不断有惨叫声传来,而且伴随着兵刃碰撞之声,后一书心中更为惶急,恨不得一下子飞下山谷。
      后一书刚奔至屋外,心中已是一怔。只见屋外空地上鲜血淋漓,七零八落地倒着十多具身穿绿衣的尸首,另外六名同样身穿绿衣,赤着双脚,手握长剑的大汉正围攻着墨非。墨非此时全身血迹斑斑,而且已经有多处负伤,虽奋力挥舞着长剑,却已明显处于下风,显是经过刚才一番血战,体力下降,加上身上伤口血流不断,渐渐感到不支,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能。离战场一丈开外处,三名绿衣人正冷眼旁观,中间一四十开外的中年人,神情古朴,似是这群绿衣人的首领,两手交叉胸前,显得胜券在握。
      后一书怒喝一声,破军剑在手,正欲上前助阵。那中年人右手一挥,左右两名绿衣人已跃身上前,挡住后一书的去路。只听那中年人冷笑道:“想不到墨师叔还有帮手。只可惜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子,却是前来送死的。”
      后一书此时心急如焚,那管得他说什么,破军剑已朝面前二人攻了过去。其中一人显然低估了后一书的实力,又不明破军剑的锋利,举剑来挡,两剑一交锋,对方长剑立时应声而折,后一书顺势上前,一剑洞穿对手。另外一人见同伴竟不及一合便一命呜呼,心中大惊,又惧怕破军剑之利,不敢应招,畏首畏尾,也不出三合便被后一书击毙。
      那中年人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厉害,不觉眉头一皱,纵身上前道:“相权剑下不死无名之人,小子报名受死吧!”
      后一书听知对方竟是剑法独霸一方的赵墨首领相权,心中暗惊,情知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虽有破军剑之利,也难是对方敌手,但眼前景况危急,也不容他细想,只得硬着头皮道:“大胆相权,竟敢欺师灭祖,丧尽天良,今日就由我后一书替天行道,除去你这只白眼狼。”
      后一书此言正好刺中相权此举的要害,相权不禁暴跳如雷,大喝道:“那我倒要看看是谁除去谁了!”说完举剑向后一书面门疾刺而来。
      后一书慌忙收敛心神,挥剑抵挡,哪知相权剑法轻灵,长剑忽然变招,慢慢往后一书左下方一划,见后一书回剑招架,忽又向右猛刺。这一左一右,忽快忽慢的一击竟是一气呵成,吓得后一书连退三步才勉强避过对方的攻击。但相权哪容得他有喘息的机会,长剑连连进逼,招招都望他要害而来,却不与他的破军剑作任何交锋,破军剑虽锋利无比,竟派不上半点用场。后一书稍不留神,左臂已被对方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后一书虽不断盘算着应敌之策,但对方剑法精妙,竟看不出丝毫破绽,心中叫苦,情知如此下去,必败无疑……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2 19: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晕,竟然有乱码? :confused:
望天涯 发表于 2006-6-12 19: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我正在那看第五章!

还是在这看好。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2 20: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望天涯]呵!我正在那看第五章!

还是在这看好。 [/quote]

嗯,我会一一转过来的。 ;)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2 20: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重踏归途





      正当后一书疲于应付相权的攻击,手忙脚乱,连连溃退之时,忽听得身后传来墨非那苍老而平静的声音——“冷静!专注!”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
      起先的后一书一直被相权的盛名所压迫,又亲眼见到对方精湛的剑法,已打心里认为自己必败无疑,不战而心降。再加上担心墨非安危,心中焦虑,根本无法集中精力迎敌。而破军剑只有在使用者全神贯注,心剑合一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它无坚不摧的威力,否则就会适得其反,大打折扣。如今听到师父提醒,想起以前墨非曾说过“冷静专注”正是使用破军剑的心法窍门,马上收敛心神,进入“静守”境界,剑尖遥指对手,目视前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击败眼前的强敌。
      相权见后一书一霎之间似乎脱胎换骨,重拾信心。他毕竟是久经战场的剑客,知道对手已经回复了剑客的竞技状态,也不敢怠慢,一边指挥手下继续围攻墨非,希望借此打乱后一书的心神;一边提剑继续抢攻,不给对手丝毫喘息的机会。
      此刻两人,虽本隶属同门,却因一把“墨子锥”而兵刃相见。一个是名重一方的剑道名宿,机智老练;一个虽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却拥有雄厚的内力和令人忌惮的神兵。你来我往,一时之间,竟谁也占不到一丝便宜。
      突然,后一书听得身后墨非一身惨哼,显是中剑受伤,又听得一人得意狂叫:“墨非中剑了,大伙儿杀了他,为兄弟报仇。”
      后一书心中大急,稍一分心,相权看准时机,长剑已朝他胸口而来,他心中大叫不好,慌忙向左闪避,但已来不及了。相权这一剑快如闪电,正中他的右肩,顿时血流如注。
      后一书不等相权回剑再刺,慌忙跃退一旁。回头见墨非虽多处负伤,仍支撑着对抗其他六人的围斗,心中稍定。再看右肩伤口,虽未伤及筋骨,鲜血却已沿着手臂向下直流。
      奇怪的是,鲜血落在右手的破军剑上,竟发出“吱吱”的声响,就好像破军剑在燃烧一样。紧接着,破军剑漆黑的剑身渐渐变成血红色,同时和它第一次出现一样,再次“嗡嗡”作响。
      场中众人都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目瞪口呆,其中最为震惊的当数首当其冲的相权了。作为一名修为颇高的剑手,他正承受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那就是由破军剑散发出来的强大的杀气,那是一种面对死神才会有的恐惧感,而这种感觉此刻却真真切切地由眼前这把看起来并不起眼的长剑上发出来。
      后一书知道机不可失,仗剑前冲,全身劲力集于剑尖,一招“石破天惊”,血红的破军剑已朝相权面门刺了过去。相权此时方才惊醒,竟笨拙地举剑格挡,但普通铜剑怎是神兵破军的对手,立时剑折人亡。一代剑客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对手的剑下。
      相权一死,其他六名绿衣人见后一书如此厉害,怎敢恋战,急匆匆弃剑落荒而逃。
      后一书也顾不得追赶,急忙回身察看墨非伤势,见此时墨非长剑拄地,身体已摇摇欲坠,马上抢步上前,一把将他扶住,却见墨非已是奄奄一息。原来,那绿衣人刚才一剑已刺进墨非的小腹,但他担心自己的受伤令后一书分心,于是咬住一口气,强自支撑到现在,如今见强敌已退,这口气一松,人也立时崩溃。
      后一书见此情景,一股悲怆涌上心头,大叫一声“师父”,两行热泪登时夺眶而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后一书此时却真正到了伤心之处。以前父母去世之时,他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根本不知伤心为何物;伯父为奸人所害之时,他已远遁他乡,终没亲眼见到,闻知噩耗,感觉更多的依然是仇恨。而如今,三年的相处,师父墨非已成了他最为亲近的亲人,自己眼睁睁看着师父遭人谋害,却束手无策,这种前所未有的悲痛深深地刺进他的心口,不禁泪眼涟涟。
      墨非艰难地睁开双眼,看到满面泪痕的后一书,反倒安慰道:“好徒儿,别难过,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今日,看到你如此长进,我也就瞑目了。”说完,颤抖地从胸口摸出一把黑溜溜的短锥,递给后一书,后一书连忙接住,觉得锥子通体冰凉,显然是稀世材料打造而成,上面刻着一个大篆的“墨”字,想必正是相权苦心孤诣想要得到的墨子锥。又听到墨非断断续续地道:“墨子锥……乃是钜子信物,关系到墨门存亡,决不能……落入相权等奸人之手。你不是墨门中人,暂且……把它收好,他日……若能遇见……遇见堪当此任之人,你再将……将墨子锥……传与他吧!”
      后一书连连点头应诺,却已泣不成声。顿觉手臂一沉,墨非已徐徐闭上双眼,一代墨学宗师,一生为了“兼爱非攻”奔走呼告,壮志未酬,已然与世长辞。

      后一书将墨非的遗体连同他生前的书简物品一起安葬在那片清幽的竹林中,又在墨非坟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九个响头,再一把火将三间木屋化为一炬,便毅然踏上了归路。
      又是一轮深秋残阳,
      又是那条林间古道,
      又是孓然一身,踽踽独行。
      一切都一如三年前,行囊依旧,背的还是仇恨,
      只不过这次他决意走上的是复仇之路。
海阔天空 发表于 2006-6-12 22: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努力写吧,维弟弟,偶支持你
望天涯 发表于 2006-6-13 00: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着!
林妹妹1025 发表于 2006-6-13 09:27:59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维摩诘]      我回来了,带着深深的愧疚来的。
      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在闭门造车,在打造我的长篇武侠小说。常有人说,武侠现在已不是主流了,现在流行的是玄幻、言情;还有人说,你有这样的文笔,这样的精神,为什么不写点“新”的东西呢?我也问了自己,凭什么还要坚持,答案是一个梦,一个长久以来一直想要实现的梦,我告诉自己,在我的有生之年,即便穷一生的精力,也必须去实现它。
      然而,偶尔,从财网的天空滑过,看到我的名字还挂在版主的位置上,心里就涌起一种无以言表的愧疚。我承认,我是最不负责任的版主,而我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完成好一个版主的职责。对此,我曾给掌心和林妹妹发过留言,请求她们撤去我的名字,但一直没有回音,我也就这样一直尸位素餐下去。
      总还想做点什么,但随着一帮老朋友的相继离去,我感到力不从心,当初热情洋溢的宣言,如今变得苍白无力。
      今天,我带着近一年来的心血回来,回到我梦开始的地方,有的,只是一份近乡情怯。朋友,别问“客从何处来”!
[/quote]

我一直在等,等待着你回来
我相信我的等待会有结果

老朋友也不会走太远,就算是太远也总有回来的一天
如果他们回来的时候家里没人不会更失望么...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1-19 01:34 , Processed in 0.21461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