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8|回复: 0

山月不知心底事

[复制链接]
zhou098 发表于 2013-10-31 17: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顾安远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紧张地手心都开始冒汗。

  这话说出来恐怕鬼都不信,天不怕地不怕的陈锦瑶不过被一个男生叫了一下名字,就怕成这样子。

  其实也是有原因的,谁让他是顾安远呀,成绩好模样好性格好,堪称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不过可别起哄,我不在这所有人里面,我怕他是因为陈锦瑶从小到大都对男生这种生物敬而远之。

  个子不高,有点胖乎乎的,其貌不扬还老穿一些早都过时的衣服,这些都让我受尽了嘲笑。尤其是对那些男生来说,除了成绩一无是处的陈锦瑶和他们眼中的女神乐姗姗走在一起,那简直就是一种玷污。

  初夏的教室很闷,我在操场上转了一圈回到教室,就听见有人说:“陈锦瑶绝对是假清高,我那天明明看到她拿的手机和乐姗姗刚丢的一模一样。”李泽坐在桌子上被一大群人围着,得意洋洋地炫耀着。有人看到我进来,围在他旁边的人三三两两的散了。我抱紧怀里的书,一言不发的走到李泽面前,伸出左手大力地把他从桌子上拽了下来,哗啦啦响声来自我将右手抱着的所有书顺着他脑袋砸了下去。

  全班瞬间寂静了,就连李泽也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大概是没想到平时弱爆了的我会有这种举动,半晌过后,他才摸着红肿的脸发出一声惨叫,恶狠狠地说:“陈锦瑶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件事的后果就是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明目张胆的说我半句闲话,除了李泽总是小声嘟囔“陈锦瑶肯定有暴力倾向。”

  当然,我这么英雄的举动,刚转学来没多久的顾安远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冲我温柔的笑,脸有点红,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十有八九是想追乐姗姗吧,虽然心里已经了然,但仍旧不耐烦地说:“到底有什么事?”

  “听说你回家路过图书馆,能不能帮我还下书?”

  在陈锦瑶十五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温柔客气的请我帮忙,当然,我绝对不会承认,他那好看的皮相在那一刻真的蛊惑了我,才促使我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2

  夏天的早上有点热,在校门口看见乐姗姗从私家车上下来,穿着白裙子笑着和顾安远打招呼,不知为何,我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卷起毛边的短袖、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和专柜新款的连衣裙之间的差距,就注定了公主和灰姑娘根本不是一类人。

  我和乐姗姗能做朋友完全出于一个意外,班里有两个热水壶,每个人轮流打开水,轮到乐姗姗打水那天,热水壶很不幸的寿命到期,砰地一声差点吓掉了女神的小命,我恰好经过,来了一场英雄救美。

  顺理成章的熟悉起来,乐姗姗是个单纯的姑娘,她把所有的心事告诉我,在别人说我坏话的时候会挺身而出。其实坚强如陈锦瑶,只不过是一只渴望温暖的刺猬,把自己关在笼子里,竖起浑身的刺,不安的防备着,却也孤单着。

  乐姗姗的心事里有一件是她暗恋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男生。没用多久我就知道了顾安远就是她那个传说中的青梅竹马。

  每次顾安远给她带早点,乐姗姗的眼里都会绽出不一样的光彩,女神笑起来,那可是花都失了颜色,我理所当然的跟着沾光,就算每次吃完之后得洗三个人的饭盒也毫无怨言。

  乐姗姗常说:“阿瑶你和安远是我最重要的人了。”其实能和顾安远的名字并排放在一起我都是欣喜的,所以我死占着班级第一的宝座不撒手。事到如今,不由得我不承认,我愿意绕远路帮顾安远还书,愿意改变原则,完全是因为对他产生了非分之想。

  3

  “暴力女,最近怎么老是看到你?”

  不用回头都知道撞我单车的肯定是李泽那家伙,我没理他,脚上使劲加快了速度,试图把他甩在身后。当然这是不现实的,当我停在图书馆门口时,他已经追上来了。

  “陈锦瑶,你搬家了?”李泽还在我身后喋喋不休,我停住脚步,语气冲得很:“我来还书不行吗!”

  打从我帮顾安远还书开始,顺路的李泽就阴魂不散的缠上了我。

  我更没想到的是,我那除了铃不响其余哪都响的单车也会被人惦记。当我找遍整个车棚也没找着车子后,我抱着顾安远刚刚给我的一大摞书傻眼了。

  那天,是李泽带着我去还了书,又把我送回家的。平生第一次坐男生的单车,紧张地扯着他的衣服,心里想,其实这家伙人还不错。

  你瞧,我是个多么善良的姑娘,轻而易举的就原谅了曾经伤害过我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我一出家门就看见了睡眼朦胧的李泽,他说:“你车不是丢了吗?这两天我来送你吧。”

  我低着头不做声,心里却一直再想,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知道多少。

  在学校门口遇到顾安远,他看着和我打闹的李泽皱皱眉,问道:“你怎么和他一起?”

  我愣了三秒才懂得,他皱眉是因为李泽是所谓的“差生”,突然间没了打闹的兴致:“没什么,就是车子丢了,这两天和他顺路。”

  他略带责备的说:“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心情糟糕的不行,声音大了起来:“丢都丢了,说这些做什么。”说完后,就和李泽一起走掉了。

  4

  乐姗姗问我:“阿瑶,李泽是不是喜欢你?”

  “怎么可能?”我想也不想就反驳,我只不过答应帮他考进全年级一百名,条件是这几天他要负责接我上学。陈锦瑶这种人,才不愿意欠谁的人情。

  顾安远下午没有找我帮他还书,我坐在教室里等啊等,直到教室空了,李泽推着单车在门口喊我,我才背着书包走出去。

  吱呀一声,锁上了空寂的教室,同样把我的失落关在了门后。

  我坐在单车上,插着耳机听歌,新款的手机握在掌心,白色的外壳闪着好看的光。

  “你唱歌蛮好听的嘛。”

  我摘下耳机才听清楚李泽大声说的话,目光却落到他的额头上,夏日的黄昏依旧闷热,他卖力的蹬着单车,额上沁出的汗都没空擦。

  路过小店的时候,我跳下单车买了两支雪糕。似乎烦闷的心情随着入口的清凉而消失了,我拔掉了耳机,随着手机的音乐唱歌,声音大的让路人侧目。

  “李泽,我的手机是参加一个比赛的奖品。”埋在心中的秘密想同眼前的人分享,尽管我从来都耻于将贫穷说出口,但并不爱慕虚荣。

  “我知道,那天看见你抽屉的证书了。”他头也不回的应我。

  风吹过脸颊,我的心忽然雀跃起来。

  5

  路过小礼堂的时候,我看到顾安远,他正在为校庆晚会画布景,蹭的满手都是五颜六色。

  他冲我笑的时候,还是那么好看。“陈锦瑶,晚会表演可要加油啊!”

  王子就是王子,从来不会计较我莫名其妙的小脾气,他的鼓励让我有些羞涩,但还是仰起头微笑说好。

  前两天李泽拎着一个袋子丢给我,说是为了报答我帮他复习,其实我猜他肯定知道那天是我生日,只是不好意思罢了。随着生日礼物而来的是一个重磅炸弹,他竟然帮我报名参加了校庆晚会的表演。

  “我不去!”想不出来任何拒绝的话语,反反复复就只有这一句回答。我的自信源于隐匿于内心深处的自卑,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好也罢坏也罢都是一个人。

  “陈锦瑶,你能不能自信一点!”

  只有最熟悉的人才知晓你的软肋,陈锦瑶最受不了的就是激将法,最害怕的就是别人看穿她的自卑。

  到最后还是点头应下,反正顶多就是再丢一回人,让他们多一桩笑料而已。自暴自弃的想法后,藏匿着想要被关注的小小渴望。

  穿着李泽送我的白裙子,站在灯光下,有一瞬觉得自己真的成为万众瞩目的公主,台下的荧光棒挥舞着,人山人海里找不到李泽、乐姗姗和顾安远,但我知道,他们一定在某个地方为我加油鼓劲。

  虽然一过午夜十二点,没了水晶鞋的辛德瑞拉还是灰姑娘,可曲终时的掌声,给予我的不仅仅是肯定,更重要的是让我有勇气走出内心窄小阴暗的世界,向着阳光一路前行。

  我早已弄不清在那段时光里怦然心动的感觉是来源于单纯的好感,还是因为不想前进的目标,但它如同碎掉的镜花水月,而那些意外收获到的深刻友谊,伴随着我在青涩岁月里挣脱了自卑,找回了真正的自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1-22 21:08 , Processed in 0.19484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