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83|回复: 0

你的手擦得我下巴生疼

[复制链接]
admins 发表于 2013-10-30 09: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的生命里似乎只有父亲的声影,好几次哭着问,为什么其他同学都是爹娘一起去开家长会的。父亲闷声吐尽烟圈,擦了一把他的小脸,说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他接受了这个事实。偶尔能听到父亲说一些关于母亲的贤惠和善良。

  父亲的脾气很不好,从田埂回来就抽烟,抽完了才做饭,睡前还要喝两杯烧刀子。他最厌恶那股子烟酒味了,这时总会改叫老子。父亲听烦了,就骂人。他顶嘴,父亲就打人。爷俩间的沟壑也就筑起来了。

  他也莫名其妙成了时间的刽子手,一周翘四日课,不是泡在镇上的网吧,就是和一群不读书的朋友到县城疯去了。班主任一状告到田中央,父亲的一张老脸酱成了紫色,锄头一抛,咬牙切齿:“找到了绝饶不了你。”

  一旦找到了,只说回家再说。回到家,什么也不说,操起笤帚苗就抽,下手很凶,背上、腿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痕。

  他的脾气跟父亲一样倔,越打越不肯屈服,父子之战经常要邻居大伯过来才罢休。他也到这时才掉泪:“我要妈,我要妈,她要还在的话,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混蛋……”

  有一次赌气,他说不去上学了,中考也不考了。说得出,也真做到了。对于这样的对抗和讽刺,他很得意,而父亲却一病一个月。

  这年他十六岁。一个人到城里打工,办公室的工作没份,工地活三天就趴下了,东摸西混的,就是不回家。偶尔碰见一个村人,就托他捎信回去:“老子离开了你,照样活得好好的!”

  有一晚,他感到胃都在颤抖了,就在一家糕饼店顺手牵羊,竟被看店门的狗坏了事,被店主逮了个正着。他这里很知好歹,忙赔不是说肚子真的饿极了。店主要他父亲来领回去。他瞬间红了眼,恨恨说:“我没有父亲,没有父亲!”若不是老板心善,就送派出所了,临走还送了两块饼祭牙。

  几天后,他想起这事还心有余悸,外头混不下去了,也没有脸回家,可双脚却不争气地踏上了回家的归途。

  夜,无边无际;路,空旷无影;心,一步一颤。不知走了多久才到村口,路灯的光影很幽暗,但足够照亮他的心眼。

  迎面晃动着一颗红星,是烟点,近了,这身影太熟悉了,想回头,身子不听使唤了。

  “兔崽子!”父亲也认出了他,手上的包袱往地上猛一掷,赶上两步,扬起手眨眼就要落下来,却在半空止住了。“回……快回家吧。”父亲吐了一口气,绵长而沉抑,似乎已憋藏了多年。

  他一动不动,回去也挨打:“你打吧,你先打完吧!”父亲拾起包袱,也没再多说,径自回家了。他还是怯怯地跟了上去,父亲本来要去哪里呢?

  一到家,邻居大伯就端来了热乎乎的饭菜,叫爷俩吃了再说。大伯是看着他长大的,见到他这幅狼狈相,也隐隐心疼,忍不住叨唠上几句,说他父亲每晚从田里回来,都会先到村口去张望一会儿,好几次夜里喝醉了还转到村口去,风一吹,就着凉了,咳上了好几天。

  “昨天听一个从城里回来的村人说,你在外……差点给送了派出所。你爸狠了心,说不找到你绝不会来,找回来后,就再也不打你了。”

  屋内无风,灯光微微摇曳。父亲的两块颧骨更显眼了,端起碗又放下,手背的条纹起伏得模糊了他的眼。父亲叫他先吃,自己去烧洗澡水,绕向灶后时的身影,也没以前那么宽阔了,还有些迟钝,坐下去时慢得像底下垫着针毡似的。

  他扒着饭,没有抬起脸,眼里噙着泪,忍着,却已经哽到了嗓门。邻居大伯叹了一声:“你爹不容易啊,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其实你妈……”

  “老哥……”父亲霍地跳起,脚跟没稳,背倒在墙上,又滑了下去。

  “十六七了,该让孩子知道了,对他对你应该都是一件好事。你妈是过不了苦日子,抛下你们爷俩一个人走的,你爹一直瞒着,说至少还能给你留下一个念想。”

  他的嗓子沉得紧,再也没有忍住,眼泪掉了下来,哭声也响了起来……

  泡完澡,倒床就想睡。父亲叫他安心睡,明早要早起,一块儿到城里去,跟糕饼店的老板道歉道谢。他鼓起了勇气,点点头。父亲转身离去,发现他的背影又宽阔了许多……

  迷糊中,他眼皮子重得打不开,右腮帮子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掖被子,那是一只粗糙的手,糙得他下巴都生疼了,一滴眼泪从眼角落下来……(1585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0-21 16:13 , Processed in 0.18411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