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26|回复: 0

有一种疼痛,消失在人海

[复制链接]
admins 发表于 2013-10-30 09: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冰美人”罗飒飒

林初走在街头,小城的八月,空气中暗香浮动,让人不由一阵阵沉迷。拐过街角,不经意间一瞥,那个临树而立的女子闯入眼帘,披肩的黑发,略显瘦弱的剪影,如此像记忆中的那个人。林初下意识脱口而出:“飒飒。”女子回过头,却是一张陌生的脸。林初怔在原地,风吹过,一地落花,映衬着流年。

罗飒飒是高一转学过来的,初来就令人印象深刻。那天班主任领她进教室,说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她冷着一张脸:“不必了,以后大家自会熟悉。”径自走到空位坐下,全然不顾班主任的尴尬。

罗飒飒坐在林初的左边,他侧脸就会看到她。她有一张白皙的瓜子脸,漆黑的眸子如深潭,很好看的女孩,可脸上的神情总是冷冷的,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课下,有多话的女孩子同罗飒飒搭讪,都被她的冷淡击退。她总是独来独往,昂着一张桀骜不驯的脸,像个寂寞的鸵鸟,时间一长,获得了“冰美人”的封号。

罗飒飒的成绩很不好,因为她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看小说,看累了就修指甲或者睡觉,不顾老师们的白眼,后来,老师们都由她去了。罗飒飒看小说或者睡觉的时候都很安静,从不会扰到别人,只是一到下课就一反常态,她会大声唱歌,旁若无人。初次听她唱歌大家都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好听呢?男生们都说比那些三流歌星唱得好多了。罗飒飒一首接一首地唱,像开一个小型演唱会,教室里安静极了。林初打量她,唱歌时的罗飒飒是极其投入的,仿佛要唱尽心里所有的落寞,可是,林初却从那歌声里听出了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忧伤。

罗飒飒几乎所有的功课都一塌糊涂,唯有语文除外,许是那些小说帮了她,她的作文每次都是优秀,老师当范文来读,却被她站起来阻止,说自己不喜欢被当众展览。林初总觉得她像一只小小的刺猬,每次总是努力地竖起全身的刺来保护自己,许是被伤怕了吧。

教室后有几株合欢树,枝干苍虬。雨天的时候,罗飒飒就站在窗前看风吹栏杆,雨打落花。那孑孑独立的剪影,是说不出的孤单寂寥,看得林初莫名的心悸。有时她会心血来潮地跑出去,在树下捡拾那些落花,然后抱在怀里一路小跑回来。雨水打湿了她的头发,刘海儿紧贴在额上,那时她眼睛里有着少见的光彩。对着那些玫红色的合欢,她会把玩好几天,像个突然有了玩具的孩子,心情也好起来。那时,林初就在心里默默祈祷:多下一点雨吧。

我们不是一类人

只是,林初想不到这样一个看似坚不可摧的罗飒飒居然也会哭得泣不成声。那晚,教室突然停电,自习被自动取消,教室很快静了下来。林初走到半路返回去取书,走到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女孩子压抑的抽泣声。他站在门口,凭借月光,看到抽泣声来自罗飒飒的座位,他的心无来由地翻了个个儿。

听到脚步声,罗飒飒停止了哭泣,掩饰地收拾书本。林初取了书,犹豫片刻,对她说:“有人欺负你的话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她不做声,他转身要走,罗飒飒突然喊住他:“林初,能陪我说会儿话吗?”

林初第一次听她说了那么多的话,她说她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可是初二那年父亲开始夜不归宿,父母的感情岌岌可危,每天争吵不断,她的成绩一落千丈,后来父母离婚家散了。罗飒飒说:“你能想象吗?他们是大学同学,曾经感情好的时候让我都嫉妒。可是爸爸翻脸无情,也许男人本就是靠不住的,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美好可言。”

罗飒飒的头垂在两臂之间,头发遮住了她的脸,那一刻,林初真想伸出手抚平她的忧伤,最终还是忍住了。他说:“你不能因为这些事影响了学习,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我们还年轻,应该有更好的明天。”

罗飒飒轻笑一声:“谢谢你,林初,跟你聊了这么多心里舒服多了,你能为我保守秘密吗?”林初冲她勾起小指:“拉钩。”

借着穿窗而入的月光,他看到女孩的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儿。

林初开始给罗飒飒补课,她摇头:“没用的,都落了那么多。”

林初说只要你相信自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林初的大部分课余时间都给了罗飒飒,可她明显精力不集中,常常会走神,林初就拿书轻拍她的头,她吐吐舌头:“我没听懂。”林初只好从头再来。

她上课不再看小说,有时候忍不住,看到林初瞪她,只好悄悄放进课桌。林初带她参加同学们的活动,她仍是话不多,可是笑的时候多了。林初喜欢看她笑,觉得那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用词来形容就是春风浩荡,心花怒放。林初觉得罗飒飒是美好的女孩子,应该有美好的时光。

高二那年秋天,学校组织越野赛,林初他们班居然没有女生报名,老师把任务交给了班长林初,他在讲台动员了很长时间,女生都无人响应。他无奈地正要去向老师汇报,罗飒飒站起来:“我来吧。”林初惊喜地望着她,又不无担忧,她吹一个口哨,冲他比画出胜利的手势。

比赛完毕,罗飒飒累成一摊泥,林初踩着单车带她往回走。“有点后悔让你参加。”他说。

她轻声笑:“没事,歇一歇就好了,我只是不想看你为难。”

女孩子特有的体香随风飘来,林初把单车踩得飞快。

原以为罗飒飒就此会跟上大家的步伐,可是高三那年,每个人都在冲刺的时候,罗飒飒却故态复萌,她不再学习,甚至开始旷课,头发剪短了,染成酒红色,常有社会上的男孩子来找她,一伙人躲在角落吸烟,林初看了心里是说不出的震惊。

他找到罗飒飒:“不要和那些人来往。”

她不以为然地笑笑:“谢谢你,林初,我们不是一类人,不要再管我了,你好好准备高考吧。”说完转身走开。林初伸出手想抓住她,可她的衣角从手中滑落,只剩满手满心的寒凉。

消失在人海

罗飒飒把座位换到了教室最后的角落,林初只偶尔听到她的歌声,零零落落,像雨天里的落花,不成篇章。学习紧张起来,林初不敢懈怠,开始沉下心不再旁顾。只是学习到深夜,偶尔对着灯光,会想起罗飒飒的笑容,心就会不由自主抽紧。

高三下半年,罗飒飒有几天没来上课,一时间风言风语四起。同桌王磊带来消息,说她参与打群架被拘留。林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看起来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王磊说:“你不知道吧,其实罗飒飒挺可怜的,她母亲再嫁,那个继父很不是东西,总是对她动手动脚的,她早就不回那个家了……”

林初的心突然遭了重锤一般,痛不可挡,问王磊哪来的消息,王磊说:“我舅舅在那个派出所工作。”

林初冲出教室,一直奔到父亲在公安分局的办公室,他求父亲帮帮罗飒飒。父亲疑惑地再三盘问,林初说了罗飒飒的经历,再三保证她真的不是个坏女孩,只是一念之差。父亲最终相信了他的话,答应过问—下。

几天后,罗飒飒重又走进教室,她看上去更瘦了,刘海儿长了遮住眼睛,神情越发淡漠,仿佛这个世界都与她无关。林初悄悄把自己的手机号写给她,说:“有事给我打电话。”她抬起头,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但转瞬即逝,很快低下了头。

紧张的高考结束了,每个人都得到释放般狂欢,而林初再也没见过罗飒飒,她甚至都没照毕业照。他按照打听来的地址寻去,可一连多天都没有见到她。有同学说她在某歌厅唱歌,他一个个找过去,罗飒飒都不在。

那个夏天,林初过得心事重重,他想见她一面,可又不知道见了该跟她说些什么。

九月,林初离开家乡去南方读大学,列车开动,脑海里闪现的仍是那个瘦削的剪影,她在哪里,生活得怎么样?

每年假期回来,都有参加不完的同学聚会。林初每一场都参加,他想或许能够见到罗飒飒,可是没有。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有人说她去外地做了流浪歌手;有人说她做了有钱人的情人,曾经看到她在一辆宝马上,打扮得珠光宝气;也有人说她跟一个小包工头闪婚了……

听着这些真假难辨的消息,林初面前的啤酒瓶越来越多。然后,大家玩真心话大冒险,有同学问他高中时那么接近罗飒飒,是不是喜欢她。林初没有犹豫,说是。大家开始起哄,酒入愁肠,林初觉得连心也苦涩起来。那晚,他醉了,是被同学们抬回去的。

凌晨醒来,是家乡澄明的月色,又想起那个乌发大眼满是忧伤的女孩,此刻她已消失在人海,就像他们的青春,越行越远。林初觉得脸上湿漉漉的,伸手触到一脸寒凉的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2-13 04:08 , Processed in 0.20774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