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530|回复: 4

我在会计师事务所已度过的十五年

[复制链接]
zhck01 发表于 2013-10-22 10: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1998年5月4日至今,我一直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已经超过15年了。我走入这个行当是对还是错?这15年我是如何走过来的?值得自己深思和回味。我同业内优秀的同行相比,没有动人的业绩,只有平实的自我。文中存在糟粕,或涉时弊,有的疑似笑话,则对事不对人,如有不妥,请各位海涵。

  一、好像老天为我安排好的路,一步一步走进了会计师事务所。

  我没到会计师事务所之前,在当地一家很有名气的国营企业任副厂长兼总会计师。由于企业经济效益比较好,是当地财政的支柱企业之一,我在财务管理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上级有关部门经常要经验介绍之类的材料,都由我来写,有几篇文章曾发表在国家、省级财税刊物上。1988年会计师职称评定时,评委们看到我的申报材料比较充实,得到一致认可。1994年3月的一天,财政局的会计科长给我打电话,说省里要评选注册会计师,他说他看过我的资料,认为具备资格,叫我申报一下,或许将来能够用得上。当时我的积极性不高,但人家好心好意想着我,不答应好像不识抬举。于是,我写了一份申请,整理一下资料,就报上去了,1994年4月我被批准为中国注册会计师非执业会员。同年12月我随中国轻工总会财税、金融、投资和股份制赴美考察团,进行了为期21天的培训、考察。其中当时全美第六大会计师事务所(LYANDBRCOOPERS)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接待我们的是来自中国台湾的注册会计师,她讲注册会计师在美国是很受社会尊敬的职业,介绍了会计师事务所发展前景。还特意提到中国大陆会计师行业起步较晚,但市场发展潜力巨大,必将成为热门职业。当时我想,应该感谢那位科长,我的那个证办对了,并产生了对会计师事务所的兴趣。1997年10月,我的亲家打电话对我说,各市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都在组建会计师事务所,你有注册会计师资格,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进入国家机关,并有编制。他原是我们当地这个机构的头,刚调走时间不长。他说,他如果还在我们当地,为了避嫌,我不能去。当时在任的领导,曾是我们企业主管部门的财务科长,对我相当了解,他非常愿意让我去,只担心企业领导不放我走。他亲自到我们企业找厂长面谈。厂长说:“这事来的太突然了,我很快就要退休了,他是我最理想的接班人。我知道专员办是国家财政部的派出机构,我不能耽误他的前程。同意他走,但得等年终决算以后,把下年工作安排完再走”。从答应我走,到正式调出,整整过去半年多的时间。我是经过全面的权衡利弊,才痛下决心的。企业当时虽然正红火,但因为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借入巨资搞扩产改造,受地理位置限制相应的配套设施难以跟上,债务包袱很大。当初上项目时,我曾极力反对,但无能为力,潜在危机日趋加剧,在企业呆下去,前景并不看好。有位税务局的朋友对我说,你可想好了,很多人削尖脑袋钻着想当一把手,你可好,眼见到手了,你却逃跑了。你想过没有,当企业一把手的年收入,将顶你要去的那个地方十年的工资都多。我说,我不具备当一把手的素质,我知道自己的分量。我的缺点是考虑问题太细,缺少领导魄力。我不能自讨苦吃,现在我见好就收,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更适合我。有人说我是“甫志高”,辜负了党和领导的培养,背叛了工厂;有人看我态度坚决,说我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我和厂长相处的感情很深,我曾密切地配合她工作,她理解我,同情我,她说话算数,政府人事部门不放我走,是这位厂长亲自出面找人事局长才为我办理调出手续。

  在我办完调转手续,到我表妹开的饭店吃饭,十分凑巧碰见一位从五台山出家回来探家的师傅,他也来吃饭,他对易经很有研究。我表妹让他给我看一看时运。只见他拿出三枚铜钱,叫我连摇了六遍,见他在纸上划了几道杠,然后对我说,你这卦是“师”卦,我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师卦,我以为是老师的“师”呢。他解释说,师卦是动卦,出师的师,说明你的工作要变动,从卦象上看,可能已经动得差不多了。这可太神奇了。我若无其事地说,不动行吗?他说,动是肯定的。我接着问,动好还是不动好?他说,没有退路,动也是不错的,你往前走吧。

  二、调整自己的心态,适应了新的环境。

  1998年5月,我到会计师事务所上班,很不适应。在企业忙惯了,觉得很充实。到这里忙少闲多,呆着难受。专员办的领导对我说,你的编制在事务所,工作由处里统一安排,跟着专员办的同志下到有关单位进行专项财务检查。有时带着事务所的收据下去,对有的单位应该罚款的,给予批评,提出整改意见,免于处罚,收些咨询服务费。每过几天,就发点奖金,或搞点福利,大家人人有份。时间一长,我觉得这里的工作确实很美,不操心受累,反而收入比企业高出很多。可是,好景不长。1998年底,国务院进行机构改革,将市级财政专员办事处撤销,保留省级机构。人员分流,专员办编制的人被分到市财政局,会计师事务所编制的人进入隶属于省专员办的会计师事务所,我到省城的事务所工作,开始了独身生活。紧接着就是会计师事务所脱钩改制,我们买断工龄。按参加工作时间的长短,给补偿金,我参加工作27年,得到补偿金3万元,直接入股转为股金,取消了我们的国家干部身份,成为一名执业注册会计师。

  我们这家会计师事务所当时是省内大所之一,占有重要的席位,市场占有率较高。我在这个所里年龄偏大,大家都很尊重我。这个所人员业务能力较好,其中有三人具有证劵资格的注册会计师,执业也比较规范,风险意识较强,执业质量较高。由于我十多年来在企业从事财务管理工作,动口不动手,甚至是甩手的,突然让我做具体业务,手、脑显得笨拙,得有个适应过程,看到那些审计程序,觉得太繁琐。质量监管部的人员,复核又比较严格,我很怕他们给我挑出毛病,脸面上过不去,就真打实凿的学习审计业务知识,厚着脸皮向别人请教,不断摸索规律,掌握要点,积累经验,很快就进入了工作角色,被推荐为项目经理。刚到这家事务所时,我不会用计算机,打字得求人,有时别人忙,就得自己动手打字、绘制表格,逐渐熟练以后,有时觉得别人绘制的表格和文字表述,还不如自己动手搞的,自己的材料都由自己处理了。这个所的风气较好,玩奸耍滑的人没有,工作都争先恐后,业务量较大,加班是常事,大家都没有怨言。记得有一次我们加班,从晚上一直干到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大家没有困意,累的我鼻子淌了不少血。虽然苦点累点,我学到了东西,掌握了技能。可以说,这家事务所是我注册会计师生涯的摇篮。这家事务所业务范围较广,接触的客户较大、较多,我们得到了锻炼,大家进步都很快。

  2003年4月,我年迈的老父亲患病,为了照顾他,我不得不离开省会城市回到了家乡。所里我的同事关系相处的很好,真是难舍难离。我当时有个习惯,有手机,不打电话不开机,这些同事找我较难。我们分别时,有十多个同事共同给我买了个手机作为纪念,并给我写下赠言,嘱咐我要开机,随时保持联系。现在网络发达了,这个所有QQ群,我们至今还保持着密切联系。

  三、蓄精养锐,不要随波逐流。

  我回到家乡的这家会计师事务所,不是我主动找他们的,而是通过我的朋友要我的电话,他们主动联系我的。当时我在一家烟草公司审计现场,正对存货进行盘点,他们打来电话我接听时,我的同事在我的身边,说话不方便。他们要求我尽早回家一趟,我答应他们得半个月以后。我回到家,按照约定到这家事务所见面,所长老早就在那里迎候。很快就进入主题。这家会计师事务所脱钩改制前是国税局办的事务所,和税务师事务所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所长和主要执业人员都是税务局的退休干部,我全都认识,我在企业时经常和他们打交道,关系处的也比较融洽。这位所长对我说,你也五十多岁了,抛家舍业的在外面住独身不容易。目前,我们缺一名股东,回到家咱们老哥几个在一起干吧。我这个所家底厚,脱钩改制时国税局留给我们1××万元,这些年基本没动。说实话咱们所会计师业务开展的不好,但税务师事务所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所属各县我们都有分支机构,他们给我们上缴管理费,我们自己再收点钱就足够开支的了。你在省城开多少钱,大哥就给你开多少钱,你还信不过我吗?我当时没有立即答复他,说回家和老伴商量一下。实际我是推脱一下,找有关人员了解一下情况。我找曾在省注册会计师协会任过副秘书长的朋友,了解这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名声。他说,在当地几家事务所中,这家经济实力算是好的。我又了解曾在这家事务所工作过的老朋友,他嘱咐我,事务所内部不团结,你说话要注意,少和他们掺和。这一点我觉得我能够把握住分寸。在没办理调转关系之前,我特意提到股权问题,我说我把股金准备好了,我要办理交款手续。这位所长说,因为脱钩改制时,所里有积累,会计、税务两个所的所有股东都没有自己掏腰包,包括他本人,都是所里统一给办的。肉烂在锅里,挣钱都是股东的。你也不用自己掏钱了,可以享受股东待遇。我无话可说了。办理完调转关系,这位所长亲自到省城接我。他和省城的所长相识,他俩一同去过美国,谈到我的问题时,省城的所长说了一些令我心里热乎的话,至今难忘。

  回到家乡这个事务所以后,发现这个所的审计工作底稿差的太远了,所谓的工作底稿,根本不是工作底稿,有的连比较重要的会计科目的数字都没有抄全,没有询证和抽查的程序,审计报告正文也不规范。我初来乍到不能过于表现自己,不能全盘否定,不能急于求成,要循序渐进。所长对我说,你来的正好,你把咱们的审计、验资和税务鉴证的工作底稿统统完善一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并对所里同事们说,大家要给予配合。我还真下点功夫,要踢好头三脚,拿事当事做,所长看到我做完业务整理出来的工作底稿内容充实,装订整齐,非常满意,所里的同事,包括比我年龄大的在业务方面都称呼我为老师。

 
 楼主| zhck01 发表于 2013-10-22 10: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他们相处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几位老兄是老守田园,不求进取。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都退休了,国家给开着一份退休工资,到事务所来工作,就是有个营生,大家在一起玩,图有个好心情。每天上午有找上门来做业务的就接待一下,中午在国税局的餐厅吃顿饭,吃完午饭就开始打扑克。有时一直打到晚上下班。所长亲自组织,大家都很捧场。有时因为某个人出牌错误,嚷了起来,互不相让,双方互相指着鼻子,就差拳打脚踢了,在所长的制止下,不欢而散。到了第二天,大家不计前嫌,重新上阵还是玩。有时客户来了,正玩到兴头上,所长对客人说,你先等一小会,渴不渴,那里暖瓶有水。有一次我到客户审计,业务量较大,请所长派人支援,他说大家都忙着呢。我回到所里一看,他们扑克打的热火朝天,我当时非常生气,心里想,我干你们玩,我也不干了。后来又一想,我不能随波逐流,不能消沉,我和他们那样混下去,迟早会被社会淘汰的。我不和他们攀比,他们玩他们的,我干我的。为了不显得不合群,有时打扑克的人手不够,我还凑把手。我首先声明,我不会玩,出错牌不准训斥我,不然我就不玩,他们就玩不成了。有位同事说,你不了解所长,你不干工作可以,你不陪他玩扑克不行。扑克是这个所的文化,是靠打扑克把大家的心凝聚在一起。

  我使用计算机做业务都习惯了,可是这个所,所长为了安排不懂业务的亲信,设专职打字员,计算机不准打字员以外的人动用。我不知道这个规矩,他们玩扑克时,我就上网,所长发现了,我看见他的眼神不对,但没有在意。事后,在一次会议上他提到此事,计算机不能谁都动,以免中毒瘫痪影响工作。过了几天,我个别找他谈了我的观点,打字员应趁着年轻学点业务知识,业务人员要掌握计算机技能,这样提高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他表示赞成,但迟迟不付诸行动。打字员、出纳员和他的关系都非同一般,可能这是对执业人员的内控手段。有一家企业是我联系的咨询顾问户,洽谈收费时,我对企业说,服务费少收一万元,给我买一台笔记本电脑,这样我的服务更方便,客户第二天就买了一款配置较好的联想牌笔记本,我拿到办公室用上了。我对他们说这是我自己买的。这件事我并不觉得亏心。我家里的电脑是我花钱自己买的,有时下班回到家还处理所里的业务,我不能再买一台计算机拿到办公室去公用,这叫“羊毛出在羊身上”吧。

  这个所只有一位是通过考试取得注册会计师资格的年轻执业人员,我们俩很谈得来。我对她说,天天打扑克还开工资的事务所恐怕在全球来说,也仅此一家,我说的话把她逗她乐了。我对她说,我们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轻松并不是好事,要蓄精养锐,储备知识。她决定要考注册税务师,我说我支持你,有业务时尽量我去做,你安心学习,取得全科合格证,我请你吃饭,两年内,她真的取得了注册税务师资格,我真的请她吃了一顿饭。她调到外地工作,前几天我们相遇时,她还谈到此事,她说她考试成功离不开我的鼓励和支持。我虽然没有参加其他相关执业资格的考试,但也没有放松业务学习,除经常上网浏览政策变化外,我还自费订阅会计期刊,逢期必读。我还加强和客户财务人员的联系,很多企业的会计遇到难题都亲自来或者打电话向我咨询,我都给予认真的答复,得到了他们的好评。

  2009年初,有一天,所长心情特别高兴,把我招呼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他马上年满70周岁了,经和省注协和省税协领导请示,同意他再多干几年,啥时干不动啥时再交给别人。没有想到2009年7月25日,他下班后吃完晚饭回到所里喝茶水、看报纸,突然脑出血,经抢救无效,于2009年8月2日去世。

  四、混乱之中保持中定,与情与理不卑不亢

  所长突然去世,对会计师事务来说,不亚于天塌地陷。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新的选择,能在事务所继续干下去,还是另谋出路。大家都在观望事态的发展。

  所长去世的第二天,2009年8月3日上午10时,国税局分管税务师事务所行业的副局长,带着征管科长,到所里来召集全体人员开会,他掏出一个小本,好像事先准备好的,他说,“所长去世后,经请示局长和省税协秘书长后决定,事务所的财务从现在起冻结,现金可以进,但不准出,人员要各行其责。下步怎么办,待和所长家属和省税务师管理中心征求意见后,再做处理。”宣布完就匆匆跑了,不做任何解释。从法律方面讲,会计师事务所和税务师事务所已经脱钩改制,事务所的事务应当由股东处理,国税局无权干涉;国税局有权对税务师事务所进行监督管理,会计师事务所的主管部门是财政部,冻结会计师事务所的财务是违法的。但所里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来自税务局,没有人和他们理论,再者两个所之间的人员和资产无法划分清楚。

  8月4日,国税局在殡仪馆召开所长追悼大会,参加人数估计超过400人,车辆超过150台。省注册会计师协会、省注册税务师协会及市内会计师事务所和税务师事务所分别送了花圈。他的遗体火化后,我参加了他的安葬仪式。安葬完以后,送葬的人都下山了,这时我发现还有一辆车没有走,我又回到他的墓前,只见一位副局长还蹲在那里抽烟,我知道所长曾给这位副局长当过科长。这位局长看见我在等他,他说,老头生前喜欢抽烟,我要陪他把这盒烟抽掉,给他点着自燃着,我自己点一支抽着,一盒烟还剩几支了,我要把它抽完再走。他在抽着烟,我在思考着,所长死了,死者为大,要多想想他生前待我的好处,是他从省城把我接回了家,给我开的工资虽然比他答应的少了一些,他也有难处,他得平衡其他资深老同志的关系,他从不拖欠我们的工资,过年过节还有福利。他的风险意识较强,宁可不收钱,也不出假报告,等等。

  所长去世后,谁挑头扛旗重振旗鼓,大家想到了我,提议叫我当头,我明确表示拒绝,称不能胜任。我提议召开股东会,成立领导小组,推选资深老同志为组长,负责处理善后事宜。我对他们几位比较了解,都各揣心腹事,互相瞧不起,什么事根本谈不拢。有位退休的分局局长,不具有注册会计师和注册税务师资格,什么事都积极参与,和局长保持沟通,向大家传达局里指示。国税局宣布事务所资金冻结,我们得开工资,请示局里答复可以开。有人建议,应当把这些年的经营成果审计一下,我们自己先看看账,一致推选以我为主,我坚决反对。我表示两点:一是我们自己审自己,法律上无效;二是,股东要求看账是合法的,谁愿意看谁看,我不反对,我声明让我看我也坚决不看。我心里明白,会计所和税务所对外报出的报表年年亏损,是为了逃避企业所得税。有假账,所长死了,谁能说清呢?会计所账面资产XX万元,为其他应收款—税务所,是税务所注册资本借款。负债XX万元为提取的职业风险金。所有者权益中实收资本XX万元,未分配利润-XX万元,已经严重资不抵债。税务所的账面数和会计所大同小异,都是一个会计记的账,所不同的是,所长借给所外人一部分钱列入其他应收款。账是能看,但是看完是没有用的;甚至没事找事,捧得起,放不下;眼不见,心不烦。我坚持不看,他们也不再张罗看账了,最后委托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一份会计所的审计报告,税务所就自消自灭了。

  所长去世时,账外有点钱,据会计私下对我说,出纳员不想不往外端,是她逼着她拿了出来,她说,如果你不交出来,后果自负。会计召集大家说明一下现金结余情况,并提出自己的处理意见,打算给每人发旅游费X000元,降温费X00元,取暖费X000元。我表示同意。但有的人表示反对,说应和国税局打下招呼,我说打招呼,他们不同意发怎么办?此时国税局已聘请律师,要起诉事务所,要求偿还房租费。我还说,在发这些钱之前,还应当优先考虑,四位注册会计师的继续教育培训费,还有应交下半年的员工基本养老保险,得到了大家的赞成。这样我共计分得XX00元。

  又过了一段时间,国税局真的起诉了事务所,要求偿还房租X万元,收回车辆,封存资产,把租用的房子腾出来,所有会计和业务档案,全部收到税务局封存保管。我对前来收缴资料的税务干部说,税务师事务所的资料可以一件不留。会计师事务所的公章、营业执照、改制资料、章程和最后一期的会计报表我先留下,准备到工行政管理局和有关部门办理注销。他们一听也有道理,就交给我了。实际我是在撒谎,为东山再起做准备。

  这段时间我们都在接待要来转让事务所的人,回忆一下,共有8个人,其中有其他会计师事务所的所长、副所长、财政局副局长和税务局干部,洽谈转让条件。找所长老伴的人也不少,他们想和她私下交易,被股东知道了,股东不同意,他们就操作不成。最后有位国税局的干部私下找事务所内资深股东串通,把股东找齐,再找上所长老伴和中间人在一家饭店的餐桌上摊牌。这位税务局的干部很会说,对大家做出了承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她刚刚组建完一家税务师事务所,为了扩大业务范围,想再成立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我们便开始筹办着股东转股和事务所更名。

  首先需要确定事务所的法定代表人,其次找一名新股东承接所长的股份。这位税务干部通过了解事务所的人员构成,考虑到了我,找这位资深股东约我洽谈,给我戴高帽,施加压力,说认为我是最合适的人选,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我首先感谢他俩对我的信任,我坦诚地说,我不能胜任。我会积极配合工作,官坚决不当,我说我如果愿意当官,当初就不能来到会计师事务所。这时,这位事务所的资深股东变了脸,质问我,这事就差在你这了,咱们几个人你不干谁干?此事不成就是你的责任。我心平气和地说,大哥话可不能这样说,怎么说差在我身上呢?在社会上或在其他事务所找来一位注册会计师任所长,承接所长的股份,问题不就解决了吗。我接着说,所长我是坚决不当,我的老父亲刚刚病故,你们俩就是把他老人家呼唤活了,他亲自说让我来当,我也不当。他俩互相瞅了瞅,那位税务干部说,话都说到这种地步,就考虑下步人选吧。

  这位税务干部通过关系,确定了一位人选,手续办理的差不多了,这位资深股东突然患病,进行心脏支架,他住院期间,这位税务干部还曾到医院找过他签字。他出院以后,发现这位税务干部和自己想象的有距离,处事拐弯抹角,说话有时变卦,这位资深股东有点后悔选中了她。过了两三个月他又患闹出血,抢救无效死亡。不到九个月的时间,事务所先后去世了两个股东。这位资深的股东患病不能不说与事务所有关,他也想过担任所长,但已经68岁了,脾气相当的不好,有时来气手都颤抖。我曾劝他,我不是不推举你当所长,我是从你的健康着想,我不能害你,我让你当所长,这是坑害你呀。他说,我就是年龄原因,不然这个所长没有别人的。
 楼主| zhck01 发表于 2013-10-22 10: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所长的股份转让时,也费了很大周折,所长老伴对这个税务干部不放心,让我当中间人,牢牢地抓住我不放,她俩不直接对话,我成了她们的传话筒,我承认我做了些工作,终于达成一致意见。

  这位税务干部是税务所的所长,同时又是会计所的实际控制人。新任的会计所长上任后,她对会计所新任所长说,这俩个所就是咱们姐俩的,挣钱也是咱们姐俩的,咱俩要共同努力办好。不可否认,新任会计所长为拓展会计业务和税务业务费做了一些工作,也费了不少的劲。这位资深的股东去世后,股东又缺一人。不增股东,会计所年检通不过。有一天,这位税务干部突然找我谈话,她说,这位资深股东去世了,需要股份转让,咱俩出面找他在国税局的儿子谈一谈。我考虑好了,给他X仟元,做为补偿费,叫他把股份转出。我一听顿时火了,我说,当初你是如何承诺的,你是让我拿出会议记录,还是找出其他股东对证。我说,没有这位资深股东,这个所哪能到你的手里?你这样做对得起他吗?她说,她再考虑一下。我说,这事我不参与,你自己看着办吧。通过这件事,我觉得她不是单纯的对这位资深股东,而是对全体股东。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大大打了折扣。大约过去了一年的时间,有一天她又突然找我,跟我说好话,让我帮一帮忙,约这位资深股东的儿子谈一谈股权转让的事,并答应执行原来的承诺。我们三人坐到酒店里,她点的菜,她吃素食,给我们俩每人点了一份鲍鱼,但很小,我做为陪客的都觉得不好意思。我们边吃边聊,她不扣正题,扯些题外话,过去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客人要走时,她才抛出话题。那位资深股东的儿子当时很不满意,他说,原来今天你为这事找我,我没有意见,但是我们哥仨、姐仨共六个,工作我可以做,但不一定做通。我家老二不好惹。老爷子病重住院期间,你到医院找他签字,我们当时什么心情你知道吗?作为子女我们都不满意。你等着听信吧。我到家了,这位资深股东的儿子给我打来电话,说哪有这样办事的,绕来绕去的,我们六个都不缺这几个钱。我至今只字没提她只想给X仟元的事,如果他们知道,鼻子一定会气歪的。这事就这样搁浅了。

  话说到这,进入了业务淡季,事务所事不多。正赶上我朋友的亲戚筹建工厂,要我去帮忙,聘我为财务总监,再加上我对这位税务干部处事产生反感,想换一换环境。我提出去帮忙,她不太同意,我执意要走,她拿我也没有办法。在此之前,国税局一位科长曾介绍我到一家大型肉食品加工厂担任财务总监,她也听说了,我通过了解,这家企业业务量相当大,财务人员不稳定,老板也有特点,我没有答应。这次因为特殊关系和当时在气头上,第二天就到那里上班了。


  大约过了半年的时间,我了解到会计所的名义所长和这位税务干部产生了隔阂。一是因为原所的司机和打字员到省财政厅告状,要求给下岗补偿金,省财政厅派员下来调查,名义所长因为有的话说出来不仗义,引起财政厅的工作人员不满意,必要时幕后的这位税务干部就被逼到前台来,她很不高兴;二是因为这位税务干部答应的事有时不算数。这位名义所长说,你不跟她提钱,就是姐俩好,一提钱立刻就翻脸。过了一段时间,这位税务干部又物色了一位会计所长想替代原来这位名义所长。这时,因为到了冬季,我朋友亲戚的工厂筹建暂停,月月该我开工资闲着没事,事务所到了旺季,人手不够用,我要求回事务所,那位老板对我的朋友说,我还真没有遇到过给钱不要的人。我认为无功不受禄,受禄就有了短处。

  这回热闹了,这位实质控制人找来了新物色的会计所长,原名义所长同意交接,但要求把遗留问题处理好。在我们四人的会议上,实质控制人和名义所长打了起来,新物色的会计所长还没有上任,就泄了气。他私下对我说,我得撤退,实质控制人对别人能够使得出,对我也一定使得出,她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几个月的工资她不提给我我也不要了,他便一去不回头了。

  2011年7至9月份我被借到市财政监督局搞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大约9月的一天,我回到所里看一看,看见有几个人正忙乎着打印和装订材料,看到我来了,赶紧把材料收了起来,我看得出来,他们是背着我搞材料,把我当“贼”看,我估计是在搞会计师事务所的股份转让,怕我串通其他股东闹事。我当时就想,迟早得有你来找我的时候。不通过股东私下转股是非法的,我们理所当然的不承认。

  2011年11月份这位实质控制人经过长时间的谋划又找到了会计所的继承人,就是我们现任的会计所所长。

  五、老牛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

  我和这位新任会计事务所所长见面,是在税务所长的办公室,税务所长向我作了介绍,我就明白了。她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了两句话,一是对新所长的到来表示欢迎,并积极支持工作;二是请把历史遗留问题处理好,不能把后遗症留给新任所长。当然,他俩已经领会了我说的历史遗留问题的涵义。此时原来那位资深老股东已经去世一年半了,股权还没有转让,省注协打来几次电话,再不办理股份转让将把会计所注销。税务所长找会计所名义所长谈到此事,当场干了起来,不可开交,不欢而散,问题还没有解决。新任所长向我了解情况,我实事求是地说出了前因后果。他决定让我出面带着他,去见那位资深老股东的儿子和那位名义所长,他们两人都说是看着我的面子,了解我的为人才顺利给办完转股手续。

  这位新所长年轻有为,名正言顺,上任后很快进入角色,会计所的事情不让税务所的所长插手,税务所长干生闷气,再想实质性的控制行不通了。当时两个所在一起办公,我被任命为业务部长,负责会计、税务所有业务的人员调配和报告的审核、签发,一大摊子的工作给我压上了。我是尽力而为地工作。

  随着业务的发展,会计所长提出自己另租房间不和税务所在一起办公了,为此我轻松了一些,专门负责会计这块业务了。

  我现在工作比较顺心,尽量多做些工作,不让所长在业务方面操心。今年我已经63岁了,已经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更要积极主动做好每一件事情。大家没有人称呼我为部长,都称呼我为老师,我觉得自己要对得起老师这个称呼,给大家做出榜样,做起来并也不容易。能得到大家发自内心的尊敬,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尽量公平地对待每一位,谨言慎行,尽职尽责,有一分余热,发一分光。等到我告老还乡时,给大家留个好印象。我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
清水雯子 发表于 2013-10-22 17: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写得很好,有些启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8-10-16 14:00 , Processed in 0.46674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