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2|回复: 0

  我在那一场青春里遇见你

[复制链接]
admins 发表于 2013-9-29 10: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妖娆的新邻居

  晚饭后铭川就钻进了卧室,捧着本书看了许久。

  母亲进来过一次,见他这样专心,满心欢喜地放下牛奶就退了出去。他不知道,父母在外面悄声地讨论着他,说他近来勤奋许多。

  其实不是的,他这样佯装学习的模样,不过是为了看对面的新邻居。

  第一次见到那新邻居,是她在阳台上抽烟,穿着一件桃红色外套,黑色的铅笔裤,伏在栏杆上像個女特务一样,既性感又妖娆。烟圈在她脸上氤氲出朦胧感,他的心脏就像被卡住一样,兀自停顿了一下。

  后来他就常常被“定”在书桌前,目光稍稍偏移就能透过玻璃窗窥探到对面——每每她要抽烟时都会在阳台,因为她还有一個儿子。

  有一次周末,他回家,刚好跟她在电梯里遇见。她微微点头向他问好,看见他的校徽,对儿子说:“小宝要向哥哥学习哦,哥哥能考到大学,就是因为每晚都很用功读书!”

  他的脸就滚烫了起来,心里却又欢喜得要命。他欢喜原来她也注意到了他,又羞涩地想,我看书到很晚明明就是为了等你。

  在旁人眼里,18岁的铭川刚上大一,不怎么热爱学习,喜欢踢球和打电玩,有时候会跟老师作对,也会欺负下女生,就是一副“还没有长醒”的模样,没心没肺地玩着。

  可是铭川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他的脑海里常常闪过那個女人的脸,夜里梦到她吻着他的脸时,整個身体都炸掉了。清晨醒来,他偷偷摸摸地把内裤揉成一团藏了起来,可下次回家就发现内裤被晒在了阳台上。母亲笑眯眯地望着他说:“铭川长大了哦。”

  他羞愤地躲进卧室里,还听见母亲在屋外说:“铭川,你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耶,要是有喜欢的女孩,妈妈也不反对,但也要努力学习,这样也是对人家女孩子负责。”

  他垂了垂眼,知道母亲只当他喜欢的是女同学。可班里的女生他从来没有注意过,他觉得她们幼稚又可笑。原来他喜欢的是这样的女人,长卷发长腿,一身的风情万种。

  只是这暗恋透着无以言说的忧伤,他只能躲在窗户这边窥探着她的一举一动,就像一尾丢在沙滩上的鱼,焦急地等待着海水涌上来才能解了心里的渴。

  他开始变成個小偷,偷她的信函,从那些信用卡账单、护肤品宣传单、朋友明信片等等字里行间去了解她的生活。

  他终于了解到,她在这城市很繁华的街上开了一间女装店。

  骚动

  第一次去她的店时,他手心紧张得直冒汗。骑着单车在周边绕了一圈又一圈,终于下定决心把单车停在了门口,推着玻璃门小心翼翼地站在明亮的大厅里。

  她的店子真大呀,黑白格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吊灯。她从柜台前抬起头就认出他,并立刻走上来。

  铭川把手藏在裤兜里,生怕被她看见他小小的颤抖。他说他是来替母亲选生日礼物的,想送她一件外套。

  她笑着从衣架上拎出几件衣服让他选,她说:“我大约知道你母亲的码数,若是不合身可以到我这里来换。”

  她有着曲线秀致的鼻子,潋滟的红唇,姣好的身段,完全是铭川梦中人的模样。

  他选了其中一件,只是看价格的时候呆掉了。他带了自己所有的钱,可还远远差着数,他窘得脸更红了。

  她一下就明白过来,说:“这件衣服是正在做活动的特价款,很便宜。”她报出的价格,低得他充满怀疑。

  走出她的服装店时,他心里沮丧得要命。他真的很想像個绅士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刷刷刷地买下她这里的衣服,可现在的他,还是個靠家里养活的学生。

  那個周末,他听见她在阳台上打电话,原来照顾她儿子的保姆临时请假不能来,她又非得去店里,现在正到处找人帮忙。

  他噔噔瞪就跑到隔壁去敲门。她有些意外,他说:“我可以照顾小宝。”怕她不信任又拍着胸脯说,“我保证。”他的模样真是個傻孩子,她笑了,点了点头。

  小宝很调皮,但铭川也是個精力旺盛的男孩,两個人很快就玩得亲密无间。他带着他到公园里踢球追逐,带他去快餐店吃雪糕,中途还带他去她的店子里晃了一圈,然后带他回自己家吃午饭。

  饭桌上,父母诧异地看着他一口一口地哄着小宝吃饭,看他细心地擦拭小宝脏了的小手和嘴巴,看他满眼都是笑容。他们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对小朋友会这样有耐心。

  情难自己

  因为小宝喜欢他,常常要找他玩,他跟她也熟悉了许多。

  有时候,保姆没来或者她有事,就拜托他帮忙照顾小宝。他站在她家的阳台上注视自己卧室的窗户时,会听到心脏狂跳的声响。

  有天,他听见从她家里传来争执的声音,想也没想就跑了过去。是她的前夫找了上来,那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她哭。

  她的前夫是想来复合的,但她不同意,他就赖在那里不走,小宝一见到铭川就扑到了他的怀里。那個男人怔了一下,看着她的脸,浮出很多不屑。

  铭川狠狠地瞪着男人,他想过了,就算是打架,他死都不会输给这個男人。但没想到的是,男人讪讪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她倚在沙发上,默默地流泪,发丝微乱地垂在肩上,让他有种想抱住她的冲动。但他只是抱起了小宝,把他带到卧室,拍着他的背哄着他沉沉地睡了。

  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她也在沙发上睡着了,脸上还带着依稀的泪痕。他就站在她的面前,静静地注视着她。

  她真的很美,有着少女一样的纯真也有着女人的风情。她会恣意地大笑,又会略带沧桑地吸烟,亦会孩子气地跟小宝唱歌闹腾在一起……她的身上有那么多他想探寻的东西,或者,他想要走进的其实是她的心。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对上他黑曜石一样的眼睛。他微微地伏下身去,在他的唇快要落到她的唇上时,她别转了面孔。

  他的心哆嗦了一下,像从睡梦中醒来一样,跳起来,落荒而逃。

  那些日子她躲闪着他,不再让他带小宝,即使见着也是匆忙地离开。

  他索性破罐子破摔去找她,即使被她挡在门口也执拗地望着她。算好了她出门的时间在电梯口等,去她的服装店外徘徊,拍她很多的照片,买很多的植物送给她……他还不知道如何去追求喜欢的人,只是凭借着心意想要向她靠近。

  晚餐的时候,母亲不经意地说:“铭川,你是不是跟小苏走得很近?”他征了一下,明白母亲说的是她,一粒辣椒仔卡在喉咙里,呛得他眼泪快下来。

  母亲又说,“不是管制你交什么朋友,但她是個离婚的女人,比你大许多,会有些闲话对她不好。”

  他知道母亲并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风轻云淡,私下里她跟父亲多次讨论这個话题。他们很纠结用怎样的方式跟他谈,又不伤他的自尊心——他所有反常的举动父母都看在眼里,他真的恋爱了。

  惨烈的爱预演

  那天晚上,他在房间里望着她的阳台发呆时,听到了从对面房间传来的争执声。他知道她的前夫又来骚扰她了。

  他拉开卧室门时,才发现母亲立在门口,她说:“不许你去,这种事轮不到你管。”他迟疑了一下,然后默默地退回了房间。

  他在房间里如困兽一样走来走去,整颗心全是焦灼。他担心她会被欺负,更担心……更担心她会答应与他复婚。

  他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的年纪,但现在他痛恨得不行。这些日子他真的开始专心学习,因为他知道母亲说得对,对喜欢的人负责那就应该有個好的前程。他要让自己强大起来,要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她,他要给她一個家,不让她再那么辛苦地赚钱。

  听着那边传来小宝的哭声时,他忍不住了。他看了看窗外,发现窗户上有块地方可以踩住,他站了上去,慢慢挪到对面阳台。

  他走得歪歪颤颤。他多想自己有成龙一般的武功,只是一跃就可以跳过去。而他的身体却只是在空中摇晃了一下,然后直直地坠落下去。他的脑海就像被关掉的屏幕一样,瞬间黑暗一片。

  再醒来的时候,他看到母亲哭肿的眼睛。他从四楼摔了下去,幸好下面是松软的花圃,差一点就伤到脊椎终生残疾。

  他在医院里住了三個月,央着母亲请她来看看他。母亲长长地叹口气,觉得儿子简直鬼迷心窍,差点死了不说,现在竟然还想着她。

  每天有大半的时间,他都望着窗外,看那些灰暗的房子,他知道母亲偷偷地哭了许多次,他真的很难过,却对这样的自己无能为力。

  等他出院回家时,对面已经搬来了新的住户,她的服装店也转让给了别人。他怎么问都问不出答案来,知道定然是父母去找过她,她才会仓促地离开。

  一些日子后,他收到她从另一個城市寄来的卡片,她说:铭川,希望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你已经成长为一個优秀出色的男人。

  那年,父母原本希望他休学一年,但他坚持继续就读。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用功刻苦,因为他想成为一個值得她爱的人。

  那时的他,还不懂得卡片里的话不过是她真诚的祝福,而他却看做了承诺。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等到时间过去,铭川总会明白,这一场爱,是他人生的一次预演,虽然有些惨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1-18 20:07 , Processed in 0.20790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