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63|回复: 0

那年冬天,那少年

[复制链接]
zhck01 发表于 2013-9-24 10: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hck01 于 2013-9-24 10:39 编辑


一楼到十二楼的距离,我用了整整的两个小时来消磨。等我推开门,走进病房的一刻,安南正站在窗前,我听见了雪的召唤。站在安南的身边,看细雪纷纷,时光安静而美好。有过那么一刻,我有种错觉,所谓幸福,就是你生病了,还有一个人,陪你一起生病。
我与安南并不相识,安南是我的病友,在我来到这间病房的之前,安南就已经在这里了;当我来到这里之后,安南还在这里;也许,当我离开的时候,安南还是会在这里!我早已无法去考量安南在这里住了多久还会住多久?
在我的印象里,安南向来都是孤单的,从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或者陪他!而安南,也总是沉默着,脸色憔悴的可怕,仿佛一出声,就会耗尽他全部的力气。也有时候,瞥见安南一个嘴角弯弯的笑,也只是痛苦的挣扎。
很多的时候,安南只是站在窗前,像一个木偶,怔怔地发呆。而我,也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少年,为他心疼。就像,遇见安南的一刻,我停顿了;听到安南的名字,我安静了;知道了安南的病后,我哭了。
后来,我总是在想,命运如此的荒唐,总是在你的不经意,就安排一个人,悄然无声地走进你的生命里,用一秒钟的时间俘虏你。然后,你会花上很长很长的时间,甚或是一辈子,去追寻那个人、那段情谊。
2
侧过脸看安南,安南的脸上写满惨白、茫然,仿佛就像生活给予他的孤独无依。安南只是一个人,去抗争病魔,去抗争世界。我想唤一声安南,只是,嘴张开的一刻,却失了声音。我只知道安南的名字,知道他是一个病了很久很久惹人心疼的少年。而安南对于我的了解,更是只如一张白纸,无论上面画满多少色泽鲜明的风景,他都不愿看一眼。
安南说,冬天,是最纯洁的季节,也是最让人心安的季节。那时候,安南的头上、眉宇,都早已被细细的雪花打上纯洁的记号。安南的小眼睛,也一直望着窗外纷飞的雪朵,对这个季节、对雪,安南有一种迷信的执着。也许,在安南的记忆里,有过那么一段深刻的回想。也或者,只是安南一直以来的企盼。
我娇羞地低着头,用手轻轻碰了碰安南的手,安南,我们一起去玩雪吧?良久,没听到任何的回答。仰头看安南的那刻,安南还是神情落寞地望着窗外,世界,仿佛只是他和窗外飘飞的雪。我想问安南,既然向往,为什么不追逐?只是,安南用沉默将我的一切问答杀得一败涂地。也许,对于安南,沉默才是最好的陪伴。
那以后,我不再主动地与安南说话,也不再邀约安南做些什么。因为我明白,安南给我的,除了沉默还是沉默。那时候,观摩一个人的生活,成了我生活里最大的事。而安南,还是那个主角,演绎着那场无声的电影。
3
这个冬天,因为有雪的存在,日子飞一般地逝去。当冬天的故事要画上句号的时候,安南的生活,我还没来得及一一记录。可我,却已健好如初。我知道,我要离开这里了,要离开那个病了很久很久让人心疼的少年了。可是到现在,安南,你还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你会遗憾吗?生活真的只该初如见吗?
临走的晚上,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在过道的走廊里,我抓住照顾了安南很久很久的白衣天使,我说,姐姐,你说安南的病,会好吗?她抓住我的手,握紧,才缓缓地说,每一种病,都有它结束的时候。姐姐眼睛里闪烁的神情,是我看不懂的,就像安南看我时的一脸漠然,和他整日的沉默寡言。
安南,我走了。当我走出病房后,又转身推门进来,走去安南的身旁,向着安南告别。安南大着瞳孔、满满疑惑地看我,那神情,似乎在告诉我说,我们在一起过吗?我紧闭双唇,垂头丧气地离开,走出门的一刻,又忍不住看了安南一眼,那时候的安南,眸眼深邃地看着我离去的方向。可是安南,你还是一句话都没有对我说。
4
时隔一年,我的脑海连安南的影子都不复存在了。事实却告诉我,我又要见到安南了。寒假,冬令营的名单上,“安南”两个字像毒药,瞬间蛊惑了我。我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安南的名字,仿佛在时光里,想把安南召唤,看看安南如今的模样。
远去的车缓缓地行驶着,夕阳温柔地无可救药。安南坐在我的身旁,与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安南还是一句话不说。因为我在安南的记忆里,从来都没有存在过。而安南,曾那么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真实而安然。
我一直看着安南的面无表情,像欣赏一件艺术品般的悉心与长久。我说,安南,那年冬天,下雪了。今年,还会有吗?安南转过头,看了我许久,仿佛想到什么,原本冰封的脸瞬间阳春三月,安南激动地说,你是…我恬然笑了,我是…
十二月的时光,从安南开始说话起,就驶向温暖的岁月。安南的脸上,多了许多原本属于少年的朝气,小眼睛也投射出希望的光芒。安南说,又到冬季了,我们又遇见了。不同的是,第一次,我们是同病相怜。而现在,我们是同欢相聚。
5
晨光熹微,当车稳稳地停在叫锦屏的村口前,我唤醒了熟睡的安南。我说,安南,看日出。安南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我的身前,把头探出窗外,一脸欢欣,真的是日出。两个都不曾真正观赏过日出的人,忽地见到这自然的天籁,唯一的言语,只是赞叹。我说,安南,该下车了,我们下去看吧!安南冲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冬令营的时光,大抵是为了还我们一个更自然的童年。我们住在古朴而老旧的小屋,走着乡村里覆满尘埃而道旁鲜花盛开的小路,看那黄昏时分,牛羊归家,倦鸟知还,还有那家家屋顶上的袅袅炊烟。那日,我和安南坐在光秃了叶的梧桐树下,我说,安南,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安南说,喜欢,但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夜半,安南敲我的门,轻轻地说:下雪了。打开门,夜空黑的一塌糊涂,伸出的手,能清晰地感到雪的凉意和轻盈。安南的脸上充满了欢乐的笑,安南是雪的使者,会把雪来了的消息传给每一个睡梦中的人,让他们同享那一份惊喜与欢乐。我看着一路跑来的安南,静静地说,这个冬天,有你,有我,还有雪。
那晚,安南牵着我的手,从村头跑到村尾,在一个大大的草垛旁边,我们靠在一起。享受着无风无月、连落雪声音都听得清楚的晚上。安南说,小时候的他,最喜欢雪天了,爸妈会陪安南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后来,爸妈走了。安南的冬天,就只剩下雪了,就只剩下那些与爸妈有关雪的记忆了。
6
当我们被领队老师找到的时候,阳光刚刚爬山脸庞,我和安南还紧紧地牵着手,像两个雪人依偎在一起。我还记得安南说了,雪,是他冬天唯一的记忆了。所以安南看到雪的时候,会沉默。老师说,幸好你们没出什么事情。我和安南会心一笑。但因为我和安南的违纪,我们的冬令营,在白雪纷飞的开始,提前结束了。
回去的时候,我说,安南,又一个有你、有雪的冬天,我们又要分开了。安南不说话,回归了原有的沉默。如今,不舍的换做安南了。我看出了安南满是遗憾的表情,我说,安南,我去你那里看看吧,我还不想回家。安南看我一眼,眼里满是惶恐,这一声“好”似乎是个痛苦的绝对,很久很久安南才说出来。
安南带我去了孤儿院,在那里,安南是最大的孩子,每个人,都叫安南哥哥,安南也欢心地应着。我说,安南,这些孩子,都好可爱,都好可怜,他们的眼神里,都充满着渴望。安南看了看我,抱起一个小孩,对我说,他们是充满渴望,他们缺少爱,也渴望有一个平台。小男孩倔强着嘴,我们只有靠自己。
我说,安南,我要去你家,你为什么带我去孤儿院啊?安南沉默了下,语气轻快地对我说,我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那里就是我的家。我呆住了,良久,才说一个“哦”字。我仿佛一下子明白了,当初在医院的安南为什么只是一个人,也明白了安南为什么执意地不肯与我说一句话。原来生活,天远相隔。
7
渐渐地发现,我和安南相识竟有一年了,而一年里,我们见面的次数也不过两次而已。一次开始,一次结局。安南说,感觉好长,又感觉好短,感觉一直都是个奇妙的东西。我说,安南,半年后,我们考到同一所大学去好不好?我满以为安南会欢心地同意,只是安南又沉默了,安南,你能告诉我这是默许吗?
努力而有安南的时光,总让人留恋。六月,走出考场的那刻,看到安南正含笑等着我,我也笑了。我说,安南,我们说好的北方。安南说,有你在的地方,就有我。那个夏天,我和安南经常去照顾孤儿院的孩子,教他们读书,写字,看那些稚嫩的脸上绽放出花儿般的笑颜,我仿佛看到了我的未来。
又是一年的冬天,天还下着雪,我忽地想到安南,那个和我拿到同一所大学的通知书,说好和我在一起上大学的少年,却在那个夏天走了。那时候,我才明白了,当初姐姐对我说的:每一种病,都有它结束的时候。可是安南,天堂里也该落着雪吧?你会记得,那年冬天那少年的故事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1-22 21:08 , Processed in 0.20319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