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华财会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7077|回复: 220

维摩诘——《问鼎》

[复制链接]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1 19: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回来了,带着深深的愧疚来的。
      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在闭门造车,在打造我的长篇武侠小说。常有人说,武侠现在已不是主流了,现在流行的是玄幻、言情;还有人说,你有这样的文笔,这样的精神,为什么不写点“新”的东西呢?我也问了自己,凭什么还要坚持,答案是一个梦,一个长久以来一直想要实现的梦,我告诉自己,在我的有生之年,即便穷一生的精力,也必须去实现它。
      然而,偶尔,从财网的天空滑过,看到我的名字还挂在版主的位置上,心里就涌起一种无以言表的愧疚。我承认,我是最不负责任的版主,而我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完成好一个版主的职责。对此,我曾给掌心和林妹妹发过留言,请求她们撤去我的名字,但一直没有回音,我也就这样一直尸位素餐下去。
      总还想做点什么,但随着一帮老朋友的相继离去,我感到力不从心,当初热情洋溢的宣言,如今变得苍白无力。
      今天,我带着近一年来的心血回来,回到我梦开始的地方,有的,只是一份近乡情怯。朋友,别问“客从何处来”!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1 20: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简介:

      乱世战国,群雄并起,风云变幻,波橘云诡。这是个光辉的年代,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仁者张扬人性、传道天下、傲视王侯、求名于史;术士游说奔走、合纵连横、追求名利、荣于富贵;勇者仗剑天下、惩奸除恶、急危解难、除暴安良;义士轻生死、重言诺、视富贵如粪土、为义气万死不辞;其间更有痴情儿女,为着爱情与幸福,甘愿放弃荣华富贵、功名霸业。——这就是《问鼎九州》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1 20: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文 / 维摩诘  

莽莽乾坤自开辟以来,三界之中战火便连绵不断,天界有刑天氏与天帝之战,魔界则日夜觊觎天人二界,伺机而起,滋生战乱,而其中又以人界为甚。
上古之时,轩辕氏与神农氏会战阪泉,炎帝败北,臣服于黄帝,炎黄结盟,雄霸天下。不久,蚩尤氏率八十一兄弟,拥赤金利器,与炎黄争帝,双方决战涿鹿,蚩尤兵大败,尸横遍野,血流成渠。少昊驾崩,颛顼继位,共工氏藉冀州之水,发兵帝丘,意欲问鼎中原,称霸九州,不幸铩羽而归,颛顼命火正祝融,大加屠戮,共工氏从此一蹶不振。帝舜禅于夏禹,大破三苗之后,四方诸侯会于城郭,终得天下归心,禹收九州之金,“铸九鼎,定天下”,祈愿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但人间的战火并未至此而熄,相反有愈演愈剧之势。因为自此之后,天下便多了一个传闻:相传大禹铸完九鼎之后,尚有余金,禹便效法黄帝,于不周山上,筑一四十九米的祭台,并用九州之金,铸就了一柄神兵利器,而此神兵炼铸之时,又传有共工氏之血汇于其上,是共工怨灵的化身,威力更胜普通神兵数倍。
但究竟是何种神兵,却无人知晓,江湖上各种传闻臆测便纷扬而起,众说纷纭却不足为信。但各人都坚信的一点,寻找神兵的方法就在九鼎之中,谁要是拥有九鼎,谁就能找出这柄上古利器,并借此一统天下,坐拥九州。《问鼎九州》的故事也就由此而来。
禹之后,夏、商、周三朝虽独得中原,却没有一个能重收九鼎,找出神兵,故此也未能平定天下、真正做到大一统。所以后人更坚信惟有找出神兵,方能问鼎中原,逐鹿九州,成就前所未有的霸业。
公元前771年,幽王宫湦因烽火戏诸侯,废嫡立庶,招致镐京内乱,犬戎氏族趁虚而入,攻占京都,幽王身亡。前770年,平王宜臼在内忧外患形势之下,被迫放弃镐京,迁都洛邑。
迁都之后,天子之下的一些诸侯国在经过长期休养生息后,逐渐发展起来。相行之下,王室的力量逐步衰微,诸侯不再对周王室唯命是从,他们有的蚕食周的土地,有的攻伐别的诸侯国。周天子号令天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诸侯争霸,大国兼并,大夫专政与夷夏斗争登上历史舞台。
此后的数百年,诸侯国之间连年争战,形成了诸侯争霸的局面。至公元前403年,剩下的为数不多的诸侯国当中有七家,即秦、赵、楚、齐、魏、燕、韩为当时实力最强者,皆有面南为帝之野心,史称“战国七雄”。
然各诸侯国除不断扩充国土,变法图强外,暗地里更广派各路好手,明察暗访,巧取豪夺,为那传说中的神兵利器展开了一场夺鼎之战。正是:
战火纷飞乱九州,烽烟四起血如流;
白骨遍野天地哭,国破家亡谁人愁;
英杰辈出似潮涌,问鼎天下几时休。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1 20: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怀璧其罪




“自古逢秋悲寂寥”。
初秋的夕阳斜斜地照在林间的一条古驿道上,两旁是浓密的高树,一群飞鸟正呀呀归巢,远山脚下,几缕炊烟袅袅而起。在这个狼烟四起的时代,竟拼凑起一番异样的祥和景象。
这是一条夹于两山之间,通往巨鹿的驿道,原本是商贩往来的必经之道,人来人往也曾带给它几分年轻气息,但随着近几年燕赵交恶,驿道也变得垂垂老矣,人烟罕至。
突然,几棵树上的鸟儿像是受到什么惊吓,竞相跃起,在树上打起了几个盘旋。紧接着,一匹快马疾驰而至,“嗒嗒嗒”的马蹄声打破了黄昏的宁静,也扬起了久已落定的尘埃。那匹马似乎经过了一日一夜的不停兼程,此时已疲乏不堪,嘴角也吐着丝丝白沫。马上的主人是一名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年,但见他蓬头垢面,一袭灰布外衣已有些破旧,显得风尘仆仆。长时间的赶路也使他神情疲惫、愁眉紧锁,但一双眼睛却熠熠生光,闪烁着仇恨的火焰,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背上一个鼓鼓的、沉沉的黄布包裹,显然包着重物。
眼看那匹马的步伐已越来越沉重,少年有些不忍,心想:“再跑下去,这马非累死不可,我已跑了一天一夜了,相信追兵也不会那么快就到,这里离巨鹿不远,不如放弃骑马,改走山路,一则可以避开追兵,二则也好让马独自活命而去,我已连累了云梦村那么多人无辜死去,不能再连累这匹马了。”
想到这里,少年一勒缰绳,翻身下马,用力在马背上一拍,那马就独自沿着古道继续向前而去。听着渐去渐远的马蹄声,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便没入那丛林之中。
刚走了十几步,背后忽然马蹄声大作,少年机警地隐在一棵大树背后,探头一望,不禁心中一凉。只见驿道上,三匹快马奔驰而过,马上三人一色黑衣,正望巨鹿而去。少年一咬牙,拳头狠狠地砸在树干上,“这么快就追上来了,该死的姬临真的想赶尽杀绝。”少年心中暗暗起誓,“我后一书若能逃过此劫,他日必定重返冀州,手刃姬临,为后家和云梦村的所有死难者报仇雪恨。”
原来这名少年姓后名一书,正受大燕相国姬临追杀,从燕都蓟州一路逃亡至此,而他背上的包裹里,正是传闻中九鼎之一的“冀州之鼎”。俗话说得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非保有此鼎,后家也不会落得几代人颠沛流离,现在更险些惨遭灭门的境地。念及于此,已是悲愤交加,正欲转身离去,马蹄声由巨鹿方向又再次响起。
后一书侧身一看,刚才远去的三名黑衣人又折返而来,马已放慢了速度,只听其中一人说道:“马上没有人,想必那小子已放弃骑马,改走山路了。老三,你快去报告姬大人,就说发现那小子的行踪,我和老二在此搜查,快去快回,我们兄弟三人升官发财就全靠他了。”
树后的后一书一听,顿时怒火中烧,“这三个恶人竟将我的性命当作他们升官发财的垫脚石,真是可恶。”再一想,“绝不能让他们通知姬临,不然姬临的大军一到,我便插翅难飞了。况且我磨剑十年,今日如果连这三名小兵都解决不了,他日谈何报仇雪恨。”
想到此处,便解下包裹,一跃而起,大喝一声道:“不用找了,我后一书在此,有能耐便放马过来吧!”三名黑衣人咋闻喝声,不禁一愣,但见后一书孤身一人,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我正想着如何去抓你,想不到这笨小子竟自己送上门来,那就休怪我们以大欺小了。”
“你们岂止以大欺小,你们还以多欺少呢!”后一书说完,已拔出腰间铜剑,那三人也纷纷长剑在手,把后一书团团围住,斗将起来。
后一书从小就是孤儿,由曾任宋国大将的伯父后奇抚养,自小就随着其伯父苦练剑法,加上天资聪明,在同辈中已少有对手。虽然实战经验不够,但劲力十足,一把铜剑倒也使得滴水不漏。所以他才敢贸然跳出,以一敌三。
但那三名黑衣人也非易与之辈,个个都是作战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一看后一书力道较强,强攻不下,便采取游斗方式,试图拖延时间,一方面消耗对方体力,一方面等待追兵到来。
一番恶斗之后,后一书也发现了他们的企图,暗怪自己年少气盛,不该心急想着报仇,贸然杀出,心想:“再斗下去,自己恐怕体力不支,必定露出破绽。再者如果其他追兵到来,那就更没有取胜的可能了。”
想及于此,便卯足全力,专向其中一名实力较弱的黑衣人杀去。那黑衣人招架不住,连连后退,一个不慎,后一书的长剑已刺中他的小腹,当场毙命。这时,另一名黑衣人的长剑也正朝后一书左肩刺来,哪知后一书不退反进,左肩硬是吃下对方一剑,同时,他的铜剑也刚好刺进对方的胸口。最后一名黑衣人见对方如此搏命拼杀,不敢恋战,正欲上马逃亡,被后一书一步上去,一剑刺于马下。
此时天色已渐渐暗下,后一书连毙三人,已是精疲力竭,特别是左肩一剑,虽然他事前早有准备,运起全身罡气护住左肩,但对方一剑还是使他的肩膀血流如注。但他知道其他追兵马上就到,不敢久留,草草包扎之后,背起包裹便往山上逃去。
果然,当后一书艰难地爬上第一座山峰时,大批的追兵已至山脚下,正点起火把准备连夜搜山。
这时的后一书不免一声长叹:难道我后一书就将命送于此?
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1 20: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钜子墨非





苍凉的天幕上,没有月亮,也看不到一颗星星。望着黑压压起伏的连山,小小年纪的后一书也生起了一种英雄气短,万念俱灰的悲凉,这是逃亡至今他第一次感受到绝望和无助的滋味。
临别时伯父后奇苍老而坚定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书儿,我老了,你是我们后家唯一的血脉。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好好地活下去,不要一心想着报仇,好好活下去……”这是多日来一直支撑着他不断走下去的唯一信念。
“可是,眼下满山皆是姬临的追兵……当前虽暂且可以借着夜色躲过他们的搜捕,但天一亮便无所遁形了……况且左肩的伤……再不医治,恐怕……而且现在行踪败露,姬临定会派兵把守各个要道……此去巨鹿的路就更难走了……”
后一书正一边盲目地沿着山路摸黑前进,一边胡思乱想着,一道紫色的闪电突然划破西边的黑幕,紧接着是一声震耳的轰鸣。
“怪不得今晚的夜空如此阴暗……想必快下雨了……下雨了,姬临就追不上来了……可是……”
正又胡想之时,大雨已倾盆而至。后一书不敢冒雨前行,只好挑了一棵大树,往树荫下躲了起来。连日来的赶路、战斗,使得他身心疲惫,如今有一处依靠,也不管环境如何险恶,竟昏沉沉地睡去了。
一觉醒来,天已微明,雨也早停了。后一书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方知身上的衣物已经湿了一大半,一阵晨风吹来,禁不住打了好几个冷战,发觉肩上伤口疼痛更胜昨夜,又觉腹中饥饿难耐,急急搜出身上干粮,勉强填饱肚皮,想起此处并未脱离险境,于是强打精神,继续前行。
才走出百步之遥,顿觉全身一震,眼前环境忽而大异从前,自己竟置身一片桃林之间,更奇怪的是,桃树上竟开满了朵朵鲜红的桃花,落英缤纷,煞是好看。
“咦!此时已是初秋,为何仍有桃花开放……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难道是我的幻觉……难道我已经……”
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耳际忽又恍惚听到追兵的喊杀之声,后一书勉力地想拔出铜剑,却力不从心,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
突然,眼前出现一片刺眼的火光,房屋在火光中噼里啪啦地纷纷倒塌,粗暴的喊杀声伴随着一群老幼妇孺的哭喊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再一看,一群手执利器的燕兵正驱赶着一百多名男女老幼,往村外的广场而去。后一书定睛一看,前头的老人不正是单老伯吗!还有小宇!那琉烟呢?……琉烟在哪里?……云梦村?眼前不就是云梦村!……琉烟到底在哪里?后一书正极力寻找之时,燕兵手中的利刃已从背后缓缓地刺向那一百多名手无寸铁的村民。后一书想冲过去,夺下他们的屠刀,但身体却像是被绳子捆住一般,动弹不得,只能拼命地嘶喊,眼泪已如断线珠子般滚滚而下。恍惚间眼前又是一片血光,一块刻着“浩气长存”的横匾也染满了鲜血。是后家堡!……大伯,大伯在哪?……却怎么也不见大伯后奇的身影,耳畔只有一把狰狞的笑声,忽远忽近,阴森恐怖。……是姬临!一定是姬临!……后一书极力张望,却始终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不禁气血攻心。
后一书大喝一声,正欲跃起,发觉左肩一阵剧痛,醒悟过来,知是一梦,但那火光血光仍历历在目。
再定睛四顾,发觉自己置身于一木屋之中,似是被人搭救。只见那木屋建筑粗糙,像是民居,却又极是简陋,除一方桌木椅和身下木床外,别无长物。
后一书伸手往身后一探,不禁大惊,背上包裹已然不见。他也顾不得疼痛,翻身而起,准备夺门而出。
却听门外脚步声响,一把苍老而稳健的声音说道:“哈哈,小娃子醒了,果然命不该绝啊!”门应声而开,一个瘦长的身影迈进门来。来人见后一书神色紧张,又是哈哈一笑,把手一伸道:“在寻此物吧?看来你把它看得比命还重要。”手中赫然正是后一书的黄布包裹。后一书抢步上前,一把夺过包裹,心才稍稍定下,见来人并无伤害之意,便打量起对方来。
只见来者已年近七十,须发皆白,却精神饱满,目光闪烁,卓立于前,自有一股道骨仙风,头顶一方青布方巾,一身粗布麻衣,赤着一双大足,看上去像是农夫,却又不是;又像一名苦行僧,却也不像;更说不上是读书人。反正与以往所见之人皆有不同,正欲出言相询,却听那老者朗声而道:
“看你年纪轻轻,肩负剑伤,却能逃过骁勇的燕兵,且身负冀州之鼎,共工后人果然不同凡响。你是姓康还是姓后呢?”
那老者几句话轻轻道来,在后一书听来却如遭雷击。心中又惊又疑,竟忘了如何应对。
原来,正如那老者所言,后一书正是上古将神共工氏的后裔。当年共工先祖康回铜头铁额,勇猛异常,被推为共工首领,带领冀州之兵,独霸九州,可谓一世之雄。但他杀孽过重,后又亲率三万共工猛士,先与女娲战于空桑,后与颛顼帝会战曲阜,不料在隘口误中埋伏,铩羽而归,败退冀州,最后被围不周山上,宁死不降,怒触不周山而亡。至帝喾之时,共工氏之民又连遭屠戮,共工一系已几灭亡,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共工氏有一子,名曰后土。后土生性慈祥恺侧,不忍眼见父亲挑起战乱,几番规劝无效之后,便弃了家室,凄然离开。他天资聪明,更精通治水之道,当时天下水患未平,后土遍游九州,传授各州百姓治水之术,深受百姓拥戴,称他为社神,立庙祭拜。后一书一家便是后土之后,故改姓为“后”。
至于这段身世之谜,后一书也是临别之前,由伯父后奇之口方才得知的。而眼前这位神秘老者,咋一见面就道出他的身世来,怎不教他大感惊异呢?
那老者见后一书面现惊疑之色,又道:“看来老朽猜得不错,共工一系果然尚有后人。”说完脸上竟现出喜忧参半之色,微一叹气,似对着后一书,又似在自言自语地道:“若不出老朽推算,三年之后,九州之内又将掀起一番大风大浪。唉!只是未知与这共工后人是否有关,救他是福还是祸呢?”
这时的后一书已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这老者究竟何人?为何能一眼洞悉我的身世?为什么又能推算未来呢?……
一系列问号让他一头雾水,又觉在此老者面前已不需作任何隐瞒,便双膝一跪,恭恭敬敬说道:“后一书叩谢老恩公救命之恩,未知恩公尊姓大名?他日定当粉身碎骨,以报救命大恩!”
“你也无需恩公前恩公后的,那是你命不该绝,当日才能闯入我的‘结界’之中,逃过一劫。”
“结界?”
老者见后一书一脸疑惑,又是一笑,慢慢解释道:“老朽在此山谷隐居,为避外人骚扰,便在此地营一结界。当日你所看见的桃林,便是结界中的一种幻象。结界乃是墨者的一种心法,由先师墨翟所创,是由真气凝聚而成的一个异界空间,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若非墨门中人,根本无法得悉,即使得悉,也未必能够闯入,唯一例外的就是遇到上古将神之血。当日你能进入结界之中,正是因为左肩伤口上流出的将神之血了。也正因为如此,加上你的冀州之鼎,我才一口断定你必是共工后裔无疑。”
后一书听完老者的解说,先前的疑问才逐一得解,又忆起之前也曾听大伯后奇说起天下诸子百家,说其中最为神秘的是由墨翟所创的墨家,墨门中人称为“墨者”,由“钜子”所统领,墨者钜子皆赤脚而行,因他们行踪多飘忽不定,所以外人对他们知之甚少,现在想来,定是因这结界的缘故了。又见老者一双赤脚,知对方正是墨门中人,便说:“在下也曾听先人说起墨门之人,都说他们个个身怀绝技,仗义行侠,钜子墨非更是超凡入圣,已臻化境。只是听说他已隐居多年……”说到此处,不禁心头一个激灵,呆呆地望着老者道:“莫非……只是……”
未等后一书说完,老者已哈哈大笑接道:“莫非正是墨非!只是想不到竟是一糟老头子吧?哈哈,小娃子倒是机灵。想不到老朽隐居多年,尚有如此虚名。”
后一书一听,更是惊喜非常,想不到自己在此逃亡之际,机缘巧合下,竟能得见传说中的墨家钜子,心中不禁凛然。
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1 20: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兼爱非攻





蝉噪古槐疏叶下,树衔斜日映孤城。欲知潘鬓愁多少,一夜新添白数茎。
金秋九月,洛邑的西风早已萧瑟,一群北雁排空而过;首阳山上,飘浮的游子正极力张望,想要望穿三千秋水,得见伊人。“秋风愁煞人”,秋是一个思念的季节,秋是一个愁人的季节,秋又是一个催人老的季节。
可是阳城三里外的山谷之内,结界之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早晨的暖阳从东边斜斜的映着三间零落的木屋,屋外的几株松柏依旧傲然常青,井沿上,几只鸟儿如天真的顽童,唧唧喳喳地在啄饮着晨露。中间的木屋里,最显眼的是两排堆满竹简的书架,临窗的方桌前,后一书手执刻刀,正呆望着眼前的竹简喃喃自语,反复地念叨着——“兼相爱!交相利!……兼爱!兼爱!……”

原来,当日后一书得知搭救自己的老者正是墨家当代钜子墨非,想到自己杀家灭族之仇无法得报,又素闻墨家侠义之名,马上跪下,“咚咚咚”地磕了九个响头,道:“后一书得钜子仗义搭救,本不应再有所求,但在下身负血海深仇,若此生不报,九泉之下自无颜面对列代先祖,故斗胆恳求钜子,收下弟子,他日弟子荡平姬贼,得报大仇,来世愿为牛为马,以报钜子大恩。”说完又连连磕头。
墨非抬头望了望天,略一沉吟,将后一书轻轻扶起,却不致可否的说:“你现在身负剑伤,老夫又要前往邯郸见一位老朋友,拜师之事可暂且不提。在此结界之中,燕兵便寻你不着,你可安心在此地养伤,待老夫回来之后,再作定夺吧。”说完便从身上掏出一瓶疗伤药剂,交于后一书。
后一书见墨非似有些难言的顾虑,却也没有一口回绝,就不便再出言相求,只得接过药瓶,千恩万谢。
随后,墨非带着后一书参观了一番隐居的山谷,次日便启程前往邯郸。临行前除叮嘱后一书安心养伤外,还交代他每日必须整理书房的书简,逐卷誊刻。后一书虽左肩有伤,却不影响右手镌刻,于是欣然答应。
自此之后,后一书每日除利用墨非留下的捕兽机弩打些食物外,其余时间便在中间的书房里誊写竹简。一开始后一书便翻遍了书架上的藏书,一心想从上面找到有关墨门武学或心法的典籍,但结果却大感失望。满满的两架书里,大都是记载着《尚贤》、《尚同》、《天志》、《明鬼》、《非乐》、《非命》等阐述墨家思想精神的书,这些书在洛邑也是极为常见,后一书便曾在大伯的书房里见过,只是没有细细地去品读。唯一让他比较感兴趣的是《备城门》、《杂守》、《备梯》等讲述城守之术的兵作,却也只是讲述如何防守,完全没有行军打仗的著作。但既已答应在前,也不敢怠慢,一有闲暇,便埋头整理。
日日如此,不觉已过了半月,肩伤业已痊愈,后一书也把《备城门》等城守之作整理完毕。这才发觉,墨子所提出的守御之术竟是如此博大精深,滴水不漏,心道:“难怪当年钜子墨翟能在楚王面前力挫巧匠鲁班,迫使楚王放弃攻宋之念,原来墨家竟有如此精湛的守御啊!”顿觉大有收获,兴致勃勃,马上着手整理起其他书籍来。

这日,后一书正整理着一卷叫《兼爱》、《非攻》的书简,但见他时而点头称是,时而又面露疑惑,当刻到“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和“攻伐为不义”时,不觉迷惘起来,喃喃自语:“兼相爱!交相利!……假若天下人真能做到‘爱人若爱其身’,那天下自是不会再起争名夺利之事,但天下人人皆有私心,姬临为一己之私,残害后家堡及云梦村无数无辜性命,难道对他也应该‘兼爱其身’吗?我为无辜罹难者报仇而伐之,难道也是‘不义’吗?……”及至读到“伐无道,则非所谓攻也,所谓诛也”时,不禁豁然开朗,欢欣雀跃,似是大悟道:“姬临攻伐无辜,是为不义,不义则为天下之巨害,我除天下之害,则是诛无道,兴天下之利,那便并非不义了。”他似乎为他的报仇找到了墨家理论的支持,心中大悦。但转念又想:先前自己逃往巨鹿,目的便是想有朝一日,能辗转邯郸,借赵国之兵,荡平燕国,以报大仇。如今细想,杀家之仇毕竟是姬临一人之恶,燕国百姓皆为无辜,如果因我一己私仇,致两国平民于水火之中,确是不妥。墨老前辈当日不肯收下我,必是有此一虑,他让我誊刻书简,就是想让我自己弄明白此中道理。原来墨前辈对我竟是如此良苦用心,我若辜负他一番好意,妄加杀戮,便枉自为人了。
后一书想清个中细节,心中对墨非的侠义之心更是佩服,每日于是勤加整理,不在话下。
如此又是匆匆半月,此日后一书正刻罢一卷《七患》,读到最后“家无三年之食者,子非其子也”一言时,不禁想起把自己抚养成人的大伯后奇如今远去,自己竟未尽一日孝道,心中悲戚,遂打开大伯最后留给他的黄色包裹,里面是后家几代人用鲜血保存下来上古神器——九鼎之一的“冀州鼎”。
其实“冀州鼎”虽一直由后家所保有,后一书却只在小时候看过一次,至今已印象模糊;离开后家堡之后,宝鼎虽寸步不离其身,却又因处境危急,从没细细端详。如今细看时,只见那鼎直径大约七寸左右,鼎身和鼎足高也只六寸许,但重量却比普通铜器重了许多,全鼎由纯铜铸成,在阳光下倒是金光灿灿,鼎身上又密密麻麻地刻满图案,但终为鼎身太小,实在看不清所刻何物。
“天下人一直相信‘得九鼎者得天下’,这么一个小鼎就真的能为世人带来什么吗?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后家拥有‘冀州鼎’这么多年,却反而连遭厄运呢?当年,父亲就是因为保护‘冀州鼎’而不幸死于乱军之中的;如今,大伯也因它遭遇劫难;单老伯、小宇、还有琉烟更是因为它的连累而惨死;还有云梦村的那么多无辜乡民。如此看来,此鼎竟是这般不祥之物,留着只会继续祸害苍生!”想到此处,不禁怒火中烧,把鼎重重地往地上的青石板一摔,转身大踏步朝屋里而去。
后一书正躺在床上兀自生气,忽而觉得奇怪,“此鼎乃纯铜铸就,摔于石板之上,理应发出金石碰撞之声,但刚才我分明听不到半点声响,这可有些不可思议了。”转念又想,“后家先辈为了它不知流了多少血,牺牲了多少人,此中必有他的道理,可能是自己一时参不透,却总不能把气撒在鼎的身上吧。”于是有些不忍,起身来到屋外。
此时时间已近正午,光线猛烈,那鼎立于青石板上,阳光照耀下更是光芒四射。后一书正想弯腰拾起,依稀却觉得那鼎似乎“长”大了些许,他以为一时看错了,把眼揉了揉,定睛再看,却发现自己并未看错,那鼎已由刚才的六寸许“长”至接近一尺高,直径也相应变长了。
——“咦!难道此鼎于烈日下竟能自己‘长’大?”

 楼主| 维摩诘 发表于 2006-6-11 20: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神剑破军





      后一书无意中发现“冀州鼎”果然是上古神器,置于烈日下竟似能自由扩展,渐渐变大,大感诧异,便决意坐下来慢慢一探究竟。
      果然,事实证明并非后一书眼花,只见不到一个时辰,神鼎已“长”至六尺多高,鼎身也相应增大了好几倍,上面的图案也渐渐变得清晰可辨。
      后一书上前细看,依稀认出了所刻的正是冀州地图,山川河流,高低起伏皆与现实分毫不差。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神兽怪物,旁边标刻有各自的称谓,如“应龙”、“穷奇”、“白泽”、“旱魃”、“盘瓠”等等传闻中的兽物,皆列其上。原来,当年夏禹治水之时,踏遍九州大地,就把各州地图描画出来,同时治水中遇到的禽兽神怪,也由下属伯益把图像画出,铸鼎之时,便把各州的山川形势和各地的禽兽神怪一并铸在鼎上,方便各州百姓辨认,知道哪一种是神,哪一种是奸,如此百姓于山林川泽之中,也就不会再碰到魑魅魍魉之类了。
      “唉!当年禹帝铸鼎,也是功德一件。只是如今由它滋生出这么多的你争我夺的悲剧,是福是祸,也难下定论了。”
      如此又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那鼎似乎已恢复了真身,也不再继续扩大,呆呆地毫无动静,后一书大觉无趣,心道:“原来此鼎不过是能大能小,方便携带而已,再无神奇之处。”
      正觉失望之际,神鼎又出现了更为不可思议的异象,只见它竟兀自徐徐腾空而起,一直升至三尺多高,并且急剧地旋转起来。突然,鼎身的中央曝出了一阵夺目的光芒,一些如流萤般五颜六色的光点围绕在神鼎的周围上下飞舞,璀璨无比,紧接着,这些光点在鼎的上空不断汇聚成一道长长的光柱,那光柱似乎能直达云霄。
      站在一旁的后一书见此情景,不禁看呆了,直到光芒渐渐消退,才发现光柱中居然现出了一把剑来。只见那把剑并无剑鞘,剑柄朝下,剑尖朝上,也悬浮在空中,并且不断颤动,发出“嗡嗡”的声响,似在呼唤着什么。
      后一书想不到鼎中真的隐藏着神兵,心中大喜,纵身跃起,右手已牢牢地握住了剑柄。但这一握却让他猛吃一惊,大感不妥,只觉得握的不是剑柄,而是一块火红的木炭,灼热无比。他正想撒手放开,但那剑却像生了根一般,牢牢地沾在他的手中,同时有一股灼热的真气由剑柄传了过来,他马上运气抵御,但从剑上传来的真气似乎比自身的真气强大得多,一下子便传到了胸口。后一书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重物撞击了一下,一阵胸闷,忽觉喉头甜丝丝的,“啊”的一声大叫,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但那股真气却似无穷无尽,依旧绵绵不断地从剑柄上涌过来,并渐渐在胸口处汇聚成一团。后一书拼命地屏气凝神,想要压制住身体里的不速之客,却感觉那团真气越聚越多,越来越强,就像是要把他的身体撑爆一般。那股真气汇聚到一定程度后,开始在后一书的身体里流窜,后一书顿时感觉身体已不受自己控制,握剑的手开始在空中乱舞,意识也离他渐行渐远了,长剑越舞越快,却毫无招式可言。
      突然,后一书发现眼前人影晃过,依稀认出来者正是墨非。他一心想要收手撤剑,但手中长剑却已不听使唤地朝墨非砍去。
      为何墨非会刚好在此时出现呢?
      原来,墨非当日听完了后一书的一番言辞,知道他报仇心切,担心他因仇恨蒙蔽,妄生杀孽,便以养伤为由,留下后一书在山谷之中,并命他每日誊刻书简,希望用墨家“兼爱非攻”的思想化减他的戾气,而自己则只身前往邯郸拜会他的老朋友——当今阴阳家泰斗周靖,想向他求证一下自己的推测,可惜周靖刚好出游齐国,只得无奈折返。刚走到谷口之时,就听到后一书的一声惨叫,知道出现变故,马上提气疾走。
      刚走近木屋,就看见后一书表情痛苦,发疯似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正想出手相救,却见后一书已持剑砍将过来,只得拔剑相迎,两剑一交锋,“铛”的一声,墨非手中铜剑竟被砍出了一个缺口,但更令墨非吃惊的是,后一书的力量竟超出以前数倍,硬生生把他震开了两步。
      好在此时后一书全无招式,举剑再砍时,墨非不再硬接,只是用剑轻轻一带,便欺身到了后一书身后,左手在他背部穴道上用力一按,后一书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长剑也“铛”的一声落地。
      墨非上前将后一书扶了起来,发现后一书像喝醉酒般满面通红,全身发烫,急忙一手把住他的脉门,一手按在他的天灵盖上,两股真气同时输出,才勉强把后一书体内的真气压住。
      过来好一会儿,后一书才悠悠转醒,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急忙向墨非讲述了刚才的一切。墨非听完却是眉头深锁,摇摇头叹息道:“想不到九鼎中隐藏着神兵传说竟是真的,看来天下从此就要多事了!”
      后一书拾起地上的长剑,递于墨非一看,只见此剑长约六尺,通体漆黑,为铁英所铸,外表比普通铜剑较拙,剑身上刻有“破军”二字。
      “破军……破……军……”墨非转身喃喃地说道:“破军乃北斗第七星,阴阳五行中属阴水,为紫薇身边的战将,是‘杀破狼’中煞气最强者。所谓‘先破而后立’,看你刚才的情形,也足见此剑的刚气之烈了。看来只有依据破军的特性,孤注一掷,全力出击,才能发挥破军剑的最大威力。但如果不能冷静专注,其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墨非虽像是自言自语,却听得一旁的后一书心往神驰,大感受教。
      墨非接着又对后一书道:“你能破解鼎中的机关,找出这把破军剑,看来必是与它有缘,就将它收起,好好保管吧。但是切记,此剑煞气过强,千万不可轻易使用!”
      之后又问起后一书这一个月来整理书简的情况,后一书一一作答,并说起自《兼爱非攻》中的领悟,墨非这才微笑地点了点头,说:
      “好吧!从今日起,老夫便收你为徒!但有个条件你却必须答应……”
望天涯 发表于 2006-6-11 22: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了啊。

结界——心中的桃园

“秋风愁煞人”,结界之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迷失D甜心 发表于 2006-6-11 23: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啊  呵呵  后面还有很多呢  :p
望天涯 发表于 2006-6-11 23: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迷失d甜心]有啊  呵呵  后面还有很多呢  :p[/quote]

我看见了你发的贴子,知道出处在那。

但还是希望在这里细细的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财会网 ( 京ICP备05076001号  

GMT+8, 2017-11-19 01:29 , Processed in 0.20851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